奥地利《信使报》评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Gert_Korentschnig 简颀」

德文作者 / Gert Korentschnig

翻译 / 简颀

原载1月2日奥地利《信使报》

转自微信公众号-乐队街

昨天(2019年元旦),克里斯蒂安·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在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席上首度登台,赢得了热烈的维也纳掌声。

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这个新年音乐会,在各个方面都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乐团在演奏的精准方面非常出色,这个技术精湛的一流管弦乐团所产生的声音,具有特别丰富的色彩和别样的壮丽辉煌。

新年音乐会的再度成功,首先取决于这个乐团独特的严谨作风,表现了彻头彻尾的普鲁士风格。这个新年音乐会,即使在没有著名的维也纳风情的环境里,你都可以在任何时候感受到它的节奏和绚烂。

启用任何一位指挥家登台,都不会使这场音乐会变糟,只是风格略有不同而已。这场以打击乐器加欢快节奏特别呈现的新年音乐会,极具奥地利传统的艺术性,仿佛是一位雕塑家在一块贵重的大理石上画画,这不是简单的画画,是锤炼。

蒂勒曼是一位德国指挥家,在一个充满激动和期待的时刻,以具有相当高度的指挥艺术,让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所有聆听观众再次感受到他的价值,他的登台刷新了金色大厅的纪录,有一些欢欣鼓舞的拥趸已经准备宣布蒂勒曼就是当代卡拉扬了。

奥地利《信使报》评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Gert_Korentschnig

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现场

如果指挥演奏纯正的德国音乐,比如广受好评的瓦格纳和理查·施特劳斯作品,相信蒂勒曼会更容易些,而处理相对更简单的维也纳轻松音乐,蒂勒曼虽具有完全典范的意义,只是缺少了一点点韵味。

不过,蒂勒曼显然已经吃透了卡尔·米歇尔·齐雷尔(Carl Michael Ziehrer)和小约瑟夫·赫尔梅斯伯格(Josef Hellmesberger Jr.)具有浓重维也纳风格的献礼作品,表现出了维也纳人轻盈、亲切、不置可否的态度,以及对这个城市深深的热爱。蒂勒曼先生,这次看起来还不错,你可以喜欢他。

整场演出中,开场曲《冯·勋菲尔德男爵进行曲》和《埃及进行曲》是最好的,亮点从轻歌剧《骑士帕斯曼》中的《查尔达什舞曲》开始呈现。

而对于约瑟夫·斯特劳斯《天体乐声圆舞曲》(Sphärenklänge Walzer)的演绎,大家等来的是蒂勒曼在洞穴里的怒吼,没有宽广度。而《伊娃圆舞曲》(Eva Waltz)给我的感觉像是一只犀鸟在跳舞,竖琴的声音就像莱茵河的姑娘们在家门口游泳一样。

维也纳人迷恋华尔兹,就像迷恋他们自己,你无法摆脱这种感觉。像蒂勒曼这样的大师,也可能吃不透其中的含义。维也纳爱乐乐团在蒂勒曼的指挥棒下,变得很少加速或延缓、进取或和解。聆听这场音乐会就像坐在一辆在高速公路上长时间行驶的自动排汽车里,蒂勒曼还给挂上了自动巡航档,而不是一辆迷人的手动排汽车。

结尾的《拉德茨基进行曲》,尚未听到任何来自观众的褒贬。作为新年音乐会的一个惯例,蒂勒曼没有更新它在前几年延续下来的老印象。这让人想起哈农库特,在他执棒的第一个新年音乐会上,遵循这个军队进行曲的原始版本,禁止观众击掌。或者是巴伦博伊姆,当年他作为联合国和平大使登台,在乐曲声中与一排排的音乐家们握手。或者杨松斯,为这部进行曲注入了很多感性的灵魂,与维也纳的贵族精神衔接。或者梅塔……,哦,忘了,他一度也是维也纳居民。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从未如此接近德累斯顿和柏林的风格。

  • [Doc]key=维也纳新年音乐会[/Doc]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