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年末的12月,继《毒液》之后,华裔导演温子仁导演的《海王》和《蜘蛛侠:平行宇宙》6位蜘蛛侠同框亮相着实让各大超级英雄迷们过足了眼瘾。这也道出了一个问题——是什么决定着超级英雄会穿上那件神奇的披风呢?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就像蒙面的剑客佐罗、独臂的杨过、还有总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超人……他们威风凛凛,捍卫正义,拯救世界。而蝙蝠侠、奇异博士、雷神……他们也同样各自拥有一件展示着自身英姿的披风。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奇异博士的红色斗篷

而哈利·波特的那件隐身披风,简直是无数孩子曾经最渴望获得的生日礼物。再联想到《神奇动物在哪里》系列中各位巫师身穿的经典大衣,以及《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在屋顶赤身飞奔时披着的那条由中国设计师Uma Wang制作的长毯……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件如今在日常生活里并不常见的衣服,却成了戏剧作品中渲染气氛、树立人物英雄形象的关键。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哈利·波特的隐身披风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邪不压正》片段

超人的创作者Joe Shuster和Jerry Siegel曾坦言他们为这位超级英雄所设计的形象,其灵感来自马戏团的表演者——在上世纪30年代,大力士、空中飞人和驯兽师有时会穿上一件丝绒或绸缎披风,让自己看起来威风凛凛,又带着一丝引人好奇的神秘感。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最开始的超人形象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1909年,西雅图某剧院里上演“马戏团里的珀利”,主人公为身穿披风的训马少女

除此之外,古罗马帝国的勇士和将军们也会用披风套在盔甲之外作为一种保护,因此它又拥有了威猛的气质,成为权力的象征。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古罗马士兵与平民间所穿的披风有所不同

披风曾在几个世纪以来称霸英国人衣橱,其重要性在当时来说,不亚于今天的风衣、大衣等。有历史学家考证,早在16世纪,英国的男男女女就非常喜欢穿着一件披风出门了。不过当时女性穿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把自己保护起来、遮住皮肤和面庞。这种廓形宽大的外套不必量体裁衣,且可以完全罩住内层巨大的裙摆,实用性极佳。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而到了18世纪中期,一种红色的连帽斗篷悄然流行开来(还记得儿时童话里的小红帽吗),成为女士间的一种时尚。这种斗篷以厚实的羊毛制成,不易皱,且防风防水,非常适合英国海风凛冽、大雨瓢泼的秋冬季节。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小红帽》剧照


之后,这样的斗篷又产生了地域间不同的流行风格,比如威尔士的女士们大多喜欢蓝色的款式,而爱尔兰人则更偏爱灰色和黑色(但如果手头富裕,她们也会去购买蓝色或红色的,因为染色的面料普遍价格更贵)。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1858年某画册上记录的身穿披风的女士们

维多利亚时期,披风作为一种时尚,自然被上流社会的生活做派所染指,也因此又被赋予了浪漫的时代特征。当时流行一种叫做“歌剧披风”的款式,顾名思义,这是在观看歌剧演出时经常穿着的一种服饰。它的材质往往是昂贵的天鹅绒、绸缎或织锦,用以保护内里更为奢华的晚礼服。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歌剧披风”

而且,这种披风往往长及脚踝或及地,廓形宽松,且拥有非常优雅甚至是戏剧化的高立领设计以及耸起的肩部,在颈间以金色的编织绳结相系,令人想起歌剧院里神出鬼没的魅影……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歌剧魅影》剧照

因此,当Alessandro Michele在Gucci的2019年早春系列秀场上献出一系列以天鹅绒、薄纱或羊毛织成的披风时,这场秀看起来便更具神秘而浪漫的戏剧气息。在南法著名的旅游胜地阿尔斯(梵高曾在此修养,并绘制了大批经典画作),始建于公元4世纪的古罗马古墓阿丽斯康成了这场时装秀的场地。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Gucci 2019年早春系列

T台两侧点燃熊熊火焰,烟雾弥漫中,模特们沿教堂与墓碑间的小路徐徐走出。斑斓华丽的时装继续书写着Michele文艺复兴的美学诗篇,如但丁的化身,装扮着一个个天使,又赞美着魔鬼的欲望,让人分不清当下所在到底是极乐天堂还是混沌地狱。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在这个系列的广告中,Michele甚至让模特们上演了一场“诺亚方舟”的大戏。身披蓝色天鹅绒披风的少女仿佛救世主,怀抱着上帝的羔羊,走向毁灭,也走向重生。披风上闪耀的银色刺绣,如夜空中的繁星,指引前行的方向。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Gucci 2019年早春系列广告

与Michele的浪漫诗意相比,在2019年春天,更多设计师选择将披风变换出更多符合当代生活的面貌,故事性的装饰被简约洗练的线条所取代,也更具有特立独行的女性主义态度。Miu Miu 2019年早春系列中,缤纷糖果色的薄纱制成短款披风,点缀羽毛和动物印花,为下午茶时光披上少女的天真慵懒。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Miu Miu 2019年早春系列

在Givenchy 2019年春夏系列中,,Clare Waight Keller让银色的流苏顺着硬挺的肩部垂下,制造出神似披风的视觉效果;Valentino的黑色羊毛披肩则勾勒出清晰的线条,不带一丝模棱两可,也不失为换季期间实用性极强的单品。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Givenchy 2019年春夏成衣系列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Valentino 2019年春夏成衣系列

而Oscar de la Renta和Etro曾将披风改良,用异域特色的刺绣图案装饰,纳入下一次度假时的购物清单。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Oscar de la Renta 2019年春夏系列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Etro 2019年春夏系列

还有如Acne Studios、Alberta Ferretti、Emporio Armani等品牌,虽没有直接推出任何真正的披风类款式,却也将春季必备的长风衣变得更加轻盈,以达到和披风同样潇洒的效果(话说回来,现代的风衣其实在最初诞生时,在功能性的考量上亦拥有和披风同样的出发点)。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Acne Studios 2019年春夏系列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Alberta Ferretti 2019年春夏系列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Emporio Armani 2019年春夏系列

时尚界总要借用一些社会文化现象来诠释一件件日益趋同的衣服,好让它们昂贵的价钱看起来不那么肤浅。但披风的再度流行却很难用任何一种看似深沉的文化来解读。从诞生到传承至今,它都不是什么会被人们反复购买的时髦宠儿,却一直与“保护”这个词紧紧相连——保护人们免受风雨侵袭之苦,保护内层时装脆弱纤细的面料,然后,再成为超级英雄的象征,保护那些呼喊正义的人们。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Moschino 2019年早春系列

如今,都市中的女人再度面对披风,会如何看待它的存在呢?或许作家Carmen Maria Machando在今年11月美国版《Harper’s BAZAAR》上撰写的一篇文章多少回答了这个问题。


蜘蛛侠没有披风,但是2019年的你可以有!



她在文章里提到了苏联作家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著名小说《大师与玛格丽特》。在这个魔幻现实主义故事中,名叫玛格丽特的女子为了追求爱情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撒旦。当夜晚降临,她在沐浴后将魔鬼给予的乳液涂在身上,然后如女巫般飞向空中。她以灵魂与撒旦交易,只为将所爱之人解救出来,并从此甘愿生活在贫穷和爱情中。“而我们呢?”Machando写到:“我们已经穿好披风,紧随其后。”


策划/ 芭莎时装组

编辑/Yoanna 刘婉瑶

微信执行/Micah IU

部分图片提供/东方ic、视觉中国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