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很少公开露面的宗馥莉最近微博发声,一则“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宣告收购中国糖果的失败。

最初,中国糖果可能易主宗馥莉的消息在市场上散开时,其股价瞬间就一飞冲天,累计最高涨幅一度超400%。而宗馥莉要约收购计划的最终失败,也主要源自签订要约时中国糖果股价与随后的价格出入太大。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这是一次充满诸多争议的收购。从被认为是娃哈哈向上市迈出的第一步,到娃哈哈官方澄清此举“只是宗馥莉个人行为,不代表公司战略”,直到邀约失败,媒体评论称“宗馥莉‘自立’梦想被打破”,市场关注点无不聚焦于宗庆后与宗馥莉父女之间的分歧与博弈。

“霸道女总裁”、“富二代”、“创二代”…… 宗馥莉身上有很多标签,但最醒目的那个标签,却始终是“宗庆后之女”。它就像光环下的黑洞,牢牢将宗馥莉裹挟其中。而娃哈哈这支接力棒,已同时握在两父女手上足足13年,前者未放手,后者却似乎并未打算接手。

“你是喝娃哈哈长大的吗?”“我不是”

就外形而言,宗馥莉带有很深的父亲的痕迹:高挑,面部线条坚毅。但在这之外,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父女太不一样了。

她出生于宗庆后尚未发迹之时,比父亲的娃哈哈年长6岁,但最爱喝的却是乌龙茶和铁观音。“你是喝娃哈哈长大的吗?”有人曾这样问她,她猝不及防地回答,“我不是。”

在娃哈哈,宗庆后的老臣们习惯私下喊她“公主”。这不是一个她喜欢的称谓,它意味着,她只是“娃哈哈之王”的女儿。她更喜欢被人称作“Kelly”,这是她在美国求学8年期间的英文名。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初中前往美国求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宗馥莉形成了一套西方化的处世逻辑——直接,效率,以及自我。

和国企管理者出身、熟读《毛泽东选集》的宗庆后不同,她一直在“随俗”的道路上有些“水土不服”,比如跟政府打交道。

“如果政府来跟Kelly讲‘因为我们的官员最近出差了,这个事情他没有签字就不能办’之类的话,她会觉得‘为什么不可以用e-mail给他、传真给他’;‘通讯方式这么多,为什么不可以在外地处理这个’。”曾担任宗馥莉秘书的李晗说。

她对社交场合也并不热衷,甚至与同龄的其他企业家二代也很少私下往来。“如果不是一定要参加,我就不参加了,为什么?我想保持自己的一个空间,如果跟外面的人接触太多,我就会被同化掉了。”

而比起父亲表面强势实则掺杂人情社会的做法不同,宗馥莉更注重制度与规则。她强调,父亲曾经安排给她的“老人家们”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前提是“我自己要用这个人”,而不是父亲单向安排给她,这不是一种“辅佐”。

周九铭便是宗庆后派去“辅佐”女儿的元老之一。1987年宗庆后白手起家,周九铭就加入了当时只有4个人的“下海”小团队。最初和宗馥莉沟通,周九铭觉得受不了,“大老板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有商有量的,但是小老板做事情就比较直接,定下来就是定下来,不会给过多的解释。”

对女儿的评价上,宗庆后也指出,“她比我都强硬。”

“她也很焦虑,不管做得再好”

外界曾经对宗馥莉报以厚望。

从2004年回国至今,宗馥莉进入娃哈哈工作已有13年。十余年间,她掌管着负责娃哈哈饮料OEM代加工业务的宏胜饮料集团,摸透了饮料生产的各个环节,熟知不同产品的配料比例、食品消毒的流程以及如何安全配送成吨的饮料。

按照宗馥莉的说法,在娃哈哈集团,她和父亲有大致的分工,她负责生产管理,宗庆后负责市场营销。

宗庆后对娃哈哈的运作以销售渠道体系见长,而宗馥莉更注全产业链的完善。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宏胜生产车间

从专业制瓶制盖、食品饮料设备制造,到饮料印刷包装,再到香精香料加工,从2007年开始,宗馥莉将下属企业扩展到全国16个生产基地,近40家分公司。“我的强项应该就是开工厂,”她曾开玩笑,“一年之内我可以开五个工厂 。”

不一样的战略逻辑,宗馥莉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差。2009年到2012年,宗馥莉执掌的宏胜集团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2012年,宏胜年营收达80多亿元,占娃哈哈集团总营收的1/5。

2015年,在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评选中,娃哈哈有四家公司上榜。宗庆后为此罕见地公开为女儿点赞,“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宗馥莉并不谦虚。她称,“我在宏胜十年的积累是我一脚一拳去开拓出来的,从跟政府谈判买地开始,到所有的生产线采购,到所有的安装调试,以及所有产品出来都是我一手做的,父亲并没有帮助我什么。”

当所有人瞩目她何时继承宗氏庞大的家业,她却玩起了“单飞”。

2016年7月,“KellyOne”果蔬汁产品品牌诞生。这是宗馥莉推出的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饮料产品。宗馥莉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是宏胜的事;与父亲无关,与娃哈哈集团无关。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KellyOne不仅颠覆,甚至略“任性”:它由很多种不同的原料组合,或苹果加橘子,或芹菜加辣椒,消费者自己选择搭配比例。包装设计也颇费心机,通过扫描二维码,你可以知道自己是第几位购买者。不同于宗庆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KellyOne的试点放在一线城市,产品保质期只有7天,定价也高达28-48元。

“老臣”周九铭有些担心。他曾向宗馥莉提议,贸然给出这么多搭配,会对生产带来巨大压力。

宗馥莉没采纳这些意见。“Kelly也许有自己的考虑。”周九铭说,“她也很焦虑,她在宏胜做得再好,大家还是觉得她是大雨伞下保护着的一把小雨伞。”

不过,宗馥莉主导的这款产品似乎也并未见成效。娃哈哈官方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宣传,KellyOne的知名度可谓微乎其微,仅在上海和杭州小范围中可见。曾有媒体向宏胜公关了解KellyOne的销售业绩,得到的答案是“不方便透露”。

“我不想做继承者,我希望并购娃哈哈”

在娃哈哈亟待寻求转型突破之时,几乎没有娃哈哈基因的KellyOne式尝试能否成功尚存疑。而更大的疑问在于:追求KellyOne的宗馥莉,和已经62岁的宗庆后之间,如何传递娃哈哈的交接棒。

老年斑早已爬上宗庆后的面颊。只是,退休,放下娃哈哈,几乎不在宗庆后现阶段的议题之内。“接班人的事情不用过多猜测,我还不考虑退休,起码能干到70岁。”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多年以来,宗庆后一人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不设副总经理。他从不度假甚至从不过周末,每年用三分之二的时间跑市场,几乎所有的市场决策都由他自己拍板。

“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零”,宗馥莉曾如此评价娃哈哈与父亲的关系。“他们每天都在等着老板(宗庆后)的指示,公司有制度,只不过这些制度相当于形同虚设,大家习惯了等老板每天晚上传真,然后写1、2、3、4、5、6、7,然后谁干嘛、该干嘛。”

尽管宗馥莉已经接手企业的部分职责,但宗庆后似乎有意留更多时间给女儿练手:“宗馥莉她现在还没参与公司的整个战略部署。我让她自己去闯。我相信她一定会比自己还行,虽然可能还要走一段路。”

两人的交流并不多。并且,宗庆后“现在跟她也很难交流”。 宗馥莉有时会在周五回家吃饭,席间,父女聊聊“菜做得好不好吃”,不谈工作。

提起接班,宗馥莉似乎也不感兴趣。

2014年年底,她曾对外称,“二代或三代都一样,他们做的只是自己的事业,到底接不接班、继承不继承,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价值观、企业家精神。”

随着宏胜集团的不断发展,她对接班问题也变得更为自信,“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她仍然不满于外界的偏见:为什么认为她拥有一切的前提都是继承?但是现在,对宗馥莉而言更紧迫的命题是,让外界看到她作为“宗庆后女儿”之外的自己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此文编辑参考各省各市地方志及相关资料,由小编编辑整理汇编而成,加之小编能力有限,仓促而成,如有历史、地名、建制等等不同,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小熊,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请见谅。最后小编在此感谢您能在百忙的时间点击“小熊说故事”,如果觉得小编写的还算可以的请您点一下您的金手指,关注我们欧:小熊说故事!您的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