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8年国内车市遭遇近30年来首次负增长,这里面有整体经济下行的宏观因素,更有购置税优惠政策退出带来的后遗症。第三季度之后,各地强势宣布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让车企及经销商们最后的希望灰飞烟灭。

然而,就在接近去年底的时候,这些地方纷纷宣布实施“国六”时间缓期,有的地方甚至“无限期”搁置。从宣布提前到紧急叫停,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管怎样,国六排放从正式公布时间表,到普遍缓期整个过程中,也对市场及车企带来了全方位的考验。

一窝蜂宣布提前“国六” 接近年底急匆匆叫停

2018年车市整体低迷,就在人们普遍不表乐观的时候,各地要提前实施国六的消息传来,更像是一层阴霾笼罩在车企、经销商、二手车商甚至广大车主们眼前。

上半年广东省环保厅官网公布了提前实施机动车国六排放标准方案(征求意见稿),从2019年7月1日起,广东省(不含深圳、广州)销售、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新车应当符合国六标准的排放控制要求。然而,去年10月下旬深圳正式发布公告,自2018年11月1日起,对柴油车(轻型压燃式发动机汽车)率先在全国实行国六排放标准,2019年1月1日起,汽油车(轻型点燃式发动机汽车)正式实行国六排放标准。而且,对待新车二手车“一刀切”,一时间引起行业哗然。

在此之前,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省(市)等地也先后宣布自2019年1月1日起,提前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根据国家环保部的计划,轻型汽车将在2020年7月1日全面强制执行国六的排放标准。

然而,就在接近去年年底时,各地又紧急出台“国六缓期实施”的文件。

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11月9日,广州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广州市提前执行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原计划从2019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推迟至2019年3月1日执行,为市民留下更多的过渡时间。最近,广东省汽车流通协会会长严斐向南都记者透露,协会正在和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沟通,争取广州市能够根据实际情况,继续将实施国六的时间延后。

11月28日,天津市环保局、公安局等多部委联合发布了有关“国六”政策的《征求意见稿》,意见指出:“国六”排放标准计划自2019年7月1日起实施,但该通告目前仍处于意见征集阶段,这也味着天津实施“国六”不会早于2019年7月1日。

12月12日,北京市宣布,此前发布的“北京地区将在2019年1月1日实施国六排放标准A阶段”意见征求稿已经被驳回,轻型燃油车正式实施“国六”的时间将延缓到2020年1月1日。

12月25日,深圳市信息委向深圳市政府提交《关于提请给予我市机动车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过渡期的请示》,文中指出,将深圳机动车(新车)执行“国六”标准时间推迟至2019年7月1日。

而成都、山东、杭州、山西、安徽等地也将实施“国六”推迟至2019年7月1日。此外,河北省、河南省、海南省多地表示,此前的“国六”政策实施时间表不准确,具体时间待定。

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史上最严苛的“国六”危与机并存

话说回来,时至今天,很多车主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国六”这一名词。也许,还有些车主不太清楚国六究竟是什么,会对我们带来什么影响?为什么会搞得车企、车商风声鹤唳?捣弄了半天,为什么又叫停?一系列问题,还得从国六排放标准的前世今生说起。

从环保部网站公开的消息显示,2016年12月,环境保护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公布了第六阶段轻型汽车的排放要求和实施时间。当时,设置了国六a和国六b两个排放限值方案,分别计划于2020年和2023年实施。同时,对大气环境管理有特殊需求的重点区域可提前实施国六排放限值。

概括来说,这次公布的“国六”标准,之所以被称为史上最严苛。是因为它在技术上,与以前只是简单升级一个标准的国五排放测试,完全是两个概念。这表现为测试循环、测试程序要求、限值要求、蒸发排放控制要求、排放保质期、低温试验要求等诸多方面都更加严格,并增加了实际道路行驶排放以及引入了车载诊断系统控制要求。

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如,从欧洲普遍在用的NEDC循环改为WLTC循环。要知道,之前饱受业界口诛笔伐的官方油耗不可信,就是因为NEDC循环本身的测试方法存在缺陷造成。而国六所采用的WLTC循环,也使官方公布的油耗值更加接近于实际油耗。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欧洲众多车企在发布销量报告时,第三季度均出现了明显下滑。整个欧洲汽车销量整体下滑23%,其中大众在欧洲销量同比下跌43%,奥迪同比下跌56%,可以说,就是拜WLTP测试所赐。因为,从9月份开始,欧洲正式开始实施全球轻型车油耗测试标准(WLTP,全称World Light Vehicle Test Procedure),不但新车需要重新认证,而且新的测试规程复杂且耗时长,测试工作量高出之前3-4倍,导致多家欧洲车厂灰头土脸,有些车型(包括保时捷卡宴插电混动、帕拉梅拉插电混动、奥迪A3插电混动以及宝马M3)更无奈接受停产命运。

今年开始,我国即将实施的国六标准,也将会和WLTP测试标准一同施行。相比国五,新增加的实际道路行驶排放,也更加有效地避免了类似大众“排放门”之类的排放作弊行为。国六标准还对车辆在停车、行驶以及高温天气下的汽油蒸发排放控制提出了严格要求,同时还要求车辆安装ORVR油气在线回收装置,增加了对加油过程的油气控制,并全面提升了对车辆排放状态的实时监控能力,能够及时发现车辆排放故障,保证车辆得到及时和有效的维修。而在保障消费者权益方面,要求在3年或6万公里内,一旦车辆的排放相关出现故障和损坏,导致排放超标,也是由汽车生产企业承担相应的维修和更换零部件的所有费用。

从去年下半年国六宣布提前实施到年底缓期,对各个品牌车企及其经销商的战略布局及营销应对能力,都是一个试金石。南都记者从部分广州经销商了解到,有的市场保有量较大的合资品牌,在明年初国六车型已经覆盖大部分。相比之下,有的自主品牌经销商却反映,要到明年中国六车型才能供货。各车企对国Ⅵ车的研发进度也是参差不齐,特别是一些自主品牌,要全面切换到国Ⅵ排放标准,大部分到2018年12月才能勉强完成,再加上产品认证、生产设备切换、物流运输等环节,少则3个月,多则半年才能正常供货。在应对国六的一场暗战中,各品牌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油品跟不上导致提前实施国六被迫叫停?

从理论数值上考虑,实施国六对于环境保护带来的帮助显而易见。毕竟,在新标准之下,一氧化碳的排放量将会下降50%,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总烃排放限制下降50%,氮氧化物排放限制加严42%。

不过,2016年底全国才全面实施“国五”,相隔仅仅两年多,“国六”政策就陆续铺开。为了抢先打赢蓝天保卫战,立功心切的部分地区环保部门,更是宣布要将实施时间提前。

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行业人士有自己的见解。“国六是必然趋势,相信中间各个环节通过2019的积极筹备,在2020年能够实现完美切换。”广州市一家经销商集团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然而,国六除了汽车产品以外,还包括汽油标准,在汽油,零部件、汽车生产技术和汽车配套服务等都还没跟上节奏的情况下就立即推进国六,多个环节都招架不住,是很正常的。”

从事改善尾气排放产品多年的向先生指出,要达到国六排放标准,要想车辆尾气燃烧充分,三元催化器的分解能力及油品清洁度至关重要。对于车企来说,这涉及到成本增加,如果让三元催化器分解到国六排放标准,一台车大约是1000多元。但除了车辆本身,还需要配合油品的清洁度。一旦油品质量跟不上,市面上即使都是国六车,加了不达标的油品,仍然会达不到国六排放标准。他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国内的炼油技术还相对薄弱,进口原油含硫量也较高,要提炼成清洁度较高的油品还比较困难,并非短时间可以提升。以目前整体油品而论,也就是相当于国外欧IV油品的水平。现在各地将国六实施的时间推后,其实也是想最大限度让各地油品生产企业提炼油品技术得到提高。他指出,如果在国五油品基础上做做手脚加些添加剂,也可以符合国六排放标准,但是并非从油品质量上真正达标。

最近,七部委发文,称“国六”汽油全国范围内开始供应。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一名内部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按照政府规定,广州从2018年9月1日起全部使用国六柴油,从12月1日起全部使用国六汽油。目前中石化已经升级完成,全部油品已经可以达到国六标准。南都记者在市区一些加油站了解到,部分中石化加油站上个月开始提供国六标准的油品。不过,本地的部分中石油及大部分社会加油站,依然未能提供国六油品。

车企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缴械

比起相关部门“拍拍脑袋”就将国六实施时间提前,整车企业只能是一脸无奈。要知道,2018年7月份,自从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后,明确珠三角地区自2019年7月1日起提前实施国国六排放标准。根据这份文件,众多汽车厂家已经根据这个时间节点,调整切换国国六的生产进度。但是广州、深圳一下子又将时间提前半年及至三个月实施,难免让很多生产厂家的国六车生产切换都无法再提前,导致整个行业措手不及。毕竟,车企要根据政策固有的公布时间,提前作出产品的研发准备,调整一款车型的排放标准。

除了车辆发动机技术、三元催化排放的调整,还包括技术升级、产品生产、市场布局、销售政策等一系列环节都受到影响。对于车企来说,造车成本问题不得不考虑,新车型将需要大量研发投入,这与销量紧密相连。一着不慎,就会造成巨大损失。进入今年11月,国内新车销量同比去年暴跌超过30%,多个品牌的经销商库存系数达到报警状态。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明确表示,“国六”将进一步提升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如果新政策来得太快,缓冲期太短,会对终端销售造成很不利的影响。

车市重磅炸弹“国六”排放标准未引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广东省流通协会去年11月对各汽车品牌切换国Ⅵ排放标准进程的调查发现大部分车企无法在2019年1月供应国六排放车型。广州、深圳两地能够完成国Ⅵ排放标准切换,并保证在2019年1月份供货(国六车)的汽车品牌只有5个,能够覆盖主要车型;另外,预计在今年12月底完成国Ⅵ排放标准切换的汽车品牌有26个,但是无法保证在2019年1月份供货;有25个品牌及部分车型到目前还未能确定具体的切换时间和供货时间。

广州市一家经销商集团的内部人士指出,以广州市几家日系品牌车企来看,截至去年底,日产、启辰较早切换到国六,广丰也已经基本上就绪,而广本只能实现部分从国五向国六转换。至于广汽集团旗下的自主品牌传祺,到目前也未能实现全部国六车型的供货。该人士透露,由于车企生产线临时提前向国六转换,除了成本大大增加,短时间内技术上也存在困难。因此,有些具备国资背景的企业,开始向政府施压。

一旦国五库存车消化之后,国六新车还供应不上,理论上,大多数经销商们将面临无车可卖的境地。而国六对于新车、二手车一刀切的做法,更是广州地区二手车商倍感无奈之处。国六新车都供应成问题,更不用说国六二手车在市场流通了,也就是说,所有的二手车,在广州、深圳两地只能出不能进。聚德西路一家二手车市场的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是中低端的二手车,车商一般会从本地交易,但对于豪华车二手车商来说,他们90%以上的车源都是从江浙一带拿货,国六一实施,对他们的车源将有较大影响。

广东省汽车流通协会秘书长严斐指出,对于二手车来说,国六排放标准不再提前实施,对二手车流通帮助有限。建议和新车区别对待,放宽二手车的迁入排放标准,才会真正促进以旧换新,对环保带来积极影响。

在过去一年里,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一度引起了汽车行业极大恐慌与忧虑,但最终多地政府不得不重新出台缓期实施的公告,暂时缓解了车企及车商们的压力。不管怎样,悬崖勒马,固然是一件好事。但相关部门出台政策之前,若对市场实际情况及可执行度高低都完全不了解,到头来就只能自己打脸了,而且,公信力也难免受到质疑。

采写 南都记者 梁罗喆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