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岐茶社应该刺痛山东人的哪根神经?

两千多年前,齐国相国、山东“大汉”晏婴出使南方的楚国,留下了“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名言。

两千多年后,一家土生于山东的企业孵化器——凤岐茶社,却在移植南方的浙江后疯狂的成长为国家级众创平台,似乎反向验证了晏婴的话:

生于山东则亡,长于浙江则兴。

所以然者何?晏子曰,水土异也。

凤岐茶社应该刺痛山东人的哪根神经?

事件一出,媒体铺天盖地掀起了一次对山东营商环境的批判。

但是,如果我们将“水土”仅仅理解为营商环境,那么可以肯定的是:

山东这一年多的新旧动能转换仍然没有触及灵魂。

上世纪山东涌现出海尔、海信、双星、轻骑、小鸭等一大批名企,甚至出现“八十年代看广东,九十年代看山东”的时代标语。

难道,那个时候的营商环境比现在好?

如今,这些企业要么已然倒闭,要么裹足不前,难道仅仅是营商环境使然?

非也。世易时移,产业变矣!

山东过去的兴盛在于传统经济的垂直性,在一个行业里只要资源充足、踏实肯干就能够做大,这恰恰是山东人的强项。

但互联网经济的属性是平台性,讲究的是资源共享、利益共得、生态共赢。而被自给自足小农意识束缚的山东人,把对外的利益让渡看的太重,舍不得。

一旦舍不得,就失去了平台的吸聚力,就无法聚集资源、创造机遇,再好的种子也难以成长。

这是山东文化的痼疾,是意识变革的难产。

于政府,是不愿放权;于企业,是不想分利;于个人,是零和思维。

如果我们依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把一切错误都归因于营商环境,我们就永远无法改变营商环境。

凤岐茶社应该刺痛山东人的哪根神经?

一场世界互联网峰会,让乌镇变成世界级平台

凤岐茶社事件直戳山东人痛点的是,山东为什么留不住一家未来会成长为国家级众创平台的企业孵化器?这个问题还会牵出一个老问题,为什么山东出不了好的互联网企业?

先看看凤岐茶社为什么迁到乌镇去。

最早采访凤岐茶社的大众网在2016年11月的报道披露,2015年5月,在北京“双创周”活动上,山东凤岐茶社作为典型发言代表,引发了浙江桐乡市招商部门注意,他们邀请凤岐茶社入驻乌镇发展。

乌镇是什么?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举办地。凤岐茶社的创始人付骞说,桐乡招商部门给出的优惠条件有税收返还,免场地租金等,但正是“入驻乌镇”这个条件打动了他。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招商,四新企业走到哪都是香饽饽。对这些企业吸引力最大的是什么?以前,各地招商局长的杀手锏是土地和税收优惠这两大利器,现在,是平台。越是大平台聚集效应越强,越能让吸引过来的创新型企业以最小成本、最快的速度获取人才、技术、资金、信息、市场等要素。

这里,先不提凤岐茶社这个量级的创新因子,一个能吸引到重量级资源的超级平台对地方经济发展,对区域核心竞争力的塑造到底有多重要?看看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对于山东省会城市济南肩负的战略引领作用,就很清楚了。

世界互联网大会目前在乌镇已举办了5届。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葛慧君说,这几届大会的成功举办,不仅让乌镇走向世界,更收获了一波政策“红包”:全国首家信息经济示范区、杭州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部省共同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合作协议、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等,给数字浙江建设、“最多跑一次”改革带来新的机遇。

凤岐茶社应该刺痛山东人的哪根神经?

从1到100,凤岐茶社需要一个面向全国的“窗口”

那么,对于一家模式创新企业来说,“乌镇效应”是什么呢?

从媒体公开报道看,凤岐茶社承担的是孵化器的功能,它把典型的互联网思维注入到传统行业,提供相关运营和服务。凤岐茶社对传统企业的改造分三步:先对传统企业进行产权结构拆分;然后为其植入互联网、物联网基因;在成功转型后,助推这些企业或上市或被高价并购。

从公开报道中描述的细节来看,凤岐模式涉及到的互联网、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