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注定“团灭”?大学生驾车致1岁男孩死亡 超300家亏损

刚拿驾照不到1个月。
共享汽车注定“团灭”?大学生驾车致1岁男孩死亡


共享汽车“弄丢”了未来?

近日,湖南湘潭大学校内东门附近发生一起车祸,一名23岁的大学男生驾驶共享汽车与一名推婴儿车的女子相撞,婴儿车内年仅1岁6个月的男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调查,该男子在5月中旬刚刚考取驾照。目前事故的肇事者已经被警方控制。

据了解,此次涉事车辆隶属“先导出行”,是长沙先导快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共享汽车品牌,其业务覆盖湖南多个城市。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先导出行”已在湖南省内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益阳、永州、常德等10个城市布局,网点约1000个,新能源共享汽车3200台。


共享汽车注定“团灭”?大学生驾车致1岁男孩死亡


先导出行APP显示,用户需上传身份证与驾驶证,并缴纳668元违章保证金,并通过审核后,就能使用分时租赁服务。同时,先导出行规定,“用户年满18周岁,且拥有大陆地区有效驾驶证、并提供有效身份证明者”即可申请用车服务。

在此次事故中,先导出行该负多大责任?共享汽车注定会崩盘吗?先导出行相关负责人刘女士告诉时间财经,按照平台及交管部门规定,只要用户持有驾照,即可通过注册并驾车上路。涉事男子于5月14日考取驾照,平台对租车用户的规定符合交管部门要求。此事发生后,平台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与警方和保险公司对接,处理相关事宜。他们也还在等待交警部门的进一步处理意见。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段兆琪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先导出行是否承担赔偿责任主要看其是否存在过错,他个人认为先导出行是存在一定过错。该事件中肇事司机取得驾照不到一个月,先导出行理应知晓该驾驶人驾驶机动车存在安全隐患。但先导出行承担的也仅仅是部分民事赔偿责任,即使驾驶者构成交通肇事罪,刑事责任承担者也是驾驶员本人,中国刑法对交通肇事罪的责任主体仅规定为自然人。


共享汽车注定“团灭”?大学生驾车致1岁男孩死亡


谁来担责?

此前,共享汽车出事故的新闻也屡见报端,更有部分是新手司机。2019年4月,珠海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白色共享汽车撞上一辆停放路边的面包车,造成面包车车灯破损,车尾凹陷。正当交警在现场处理时,不远处又发生另一起撞车事故,一辆共享汽车撞上一辆粤澳两地牌奔驰小车。

据珠海拱北交警介绍,两宗事故的驾驶员,一名是女大学生,刚拿驾照2个月,另一名也是新手司机,再过半个月才过实习期。

共享汽车出车祸,谁该承担责任一直是热议焦点。租车人、共享汽车平台、还是第三方车辆?

北京市海淀法院冯京晶、赵一凡法官曾表示,纵观市场上大多共享汽车平台的运营模式,网络平台提供车辆,用户从平台上承租,双方之间为租赁关系。因此,如果交通事故中认定属于共享汽车一方责任的,在保险赔偿范围外的部分就应由共享汽车的驾驶人承担赔偿责任。而作为车辆所有权人的网络平台公司,只有在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时,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同时,他们还认为,根据法律规定,驾驶人在行驶前对车辆的安全技术性能具有检查义务。即使车辆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而驾驶人如果未尽到上述检查义务,驾驶人仍需要对相应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因此,法官建议大家驾驶共享汽车前,一定要对车辆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检查。检查内容至少包括对制动系统、轮胎、灯光、车辆外部,避免驾驶具有安全隐患的共享汽车,减少交通事故风险。

但天津财经大学法学院潘晓滨则表示,与传统汽车租赁方式相比,共享汽车省去了面对面的人工审查,无形中放大了安全隐患。因此,在出现共享汽车交通肇事的情况下,在法律责任的划分中,还要看共享汽车平台是否事前已对驾驶人有无驾驶资格进行了严格审核,如果有确切证据证明共享平台没有尽到驾驶人资格审核责任,其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在此次案件中,先导出行方面强调其对租车用户的规定符合交管部门要求。但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段兆琪律师则认为,符合交管部门的要求不代表出租方就尽到了审慎义务,是否有过错应以法院认定为主。

迎来“生死时刻”?

除了事故,共享汽车还面临更大的“危机”。与2015年到2016年的高歌猛进不同,2017年开始,共享汽车迎来了一波倒闭潮。2017年3月,友友用车发布停止运营公告;2017年10月,EZZY宣布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宣布停止服务;6月和9月,中冠共享汽车和巴歌出行,分别被爆出倒闭……

进入2019年,“途歌押金全部退完恐将在365年后”、“戴姆勒旗下共享汽车品牌Car2go退出中国市场”等消息,更是把共享汽车推至风口浪尖。这也不禁让人想起EZZY创始人付强的一句话,“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

共享汽车会崩盘吗?GoFun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CEO 谭奕表示,目前出现问题的企业,从影响力和规模来讲都有限。只不过他们具备这个行业的代表性,所以被放大了。此前共享单车的高速扩张,让大家有一个错觉,凡是共享包括汽车都会是爆发式成长。其实他们几年做下来,还是觉得汽车和单车的共享模式完全不一样。

但不可否认的是,共享汽车一直无法自我造血,只能依靠融资。据谭奕介绍,全国目前有超过300家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然而截止到目前,没有一家企业实现整体盈利。

对此,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时间财经,之所以当前共享汽车企业集中遭遇困难,是因为消费比较弱,共享汽车成本偏高,消费者并不认同这种方式,导致恶性循环,消费者体验感,市场越走越差。未来共享汽车,应该区域化发展,比如北上广等限购、有高端需求的地区,其他中西部中小城市,不适合共享经济的发展。

部分业内人士曾对时间财经表示,近期共享汽车之所以遭遇倒闭、押金难退,大环境是当前资本市场整体并不好。资本对分时租赁的投入纯属试水心态,对再次加码处于摇摆状态。另外,共享汽车是重资产行业,现在还处在烧钱阶段,无法实现规模化盈利。(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