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日军拿战俘练刺杀 女学员集体受辱 尸首乱葬 罪魁仅被判11年

这里曾是阎锡山炮兵部队的所在地,1941年中条山战役后,侵华日军将这里改为太原集中营,直接归山西派遣军司令部管理。无数抗日志士在这里惨遭杀害。

1941-1942年间,日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清乡”,敌后战场局面极其艰难。1942年5月,日军集结了3万人,向太行山区的八路军总部进行扫荡。在突围过程中,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壮烈牺牲,数百名八路军被俘虏,这其中还有抗大分校的教师、学员。

太原三分区政委孙雨亭也在其中,在审讯中他化名李成才,自称是运粮食的马夫。根据他《战斗在太原日军集中营的党支部》一文回忆,日军将千余名战俘分成工程队和教化队两部分。教化队生活比工程队稍好,能吃饱饭,偶尔还有白面和肉汤。在日军的利诱下,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八路军俘虏叛变投敌。

这群日军拿战俘练刺杀

孙雨亭也见到了日军最惨无人道的一面。1942年,一批日本新兵被补充到太原第13大队,为使这些日军尽快变成杀人机器,日军把新兵检阅课中的假标刺杀改为“实的刺杀”,太原集中营的八路军战俘成了训练对象。7月26日,在太原集中营小东门外的赛马场,220多名八路军战俘惨遭屠杀。几天后,50余名抗大的女学员也被押往训练场,她们圆睁双目,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人民万岁!”悲壮的呐喊响彻云霄,竟将在场的日本新兵吓得不敢动弹。这时一名八路军战俘挣脱绳索,趁乱跳下土崖逃命。日军派出士兵追捕,并有军犬协助,最终也未找到。

这群日军拿战俘练刺杀

这名脱险的战士逃回根据地,并在1942年8月21日的《新华日报》(华北版)上发表了《我曾被当作“活肉靶子”》一文,揭露和控诉了日军秘密集体屠杀俘虏的暴行,“我们的同志成群结队的抽出去了,名义上说是修路,实际上是给敌寇做了练习刺枪的‘活肉靶子!’”,“敌人用一根已牺牲同志的裤带,背捆了我的手,敌人踢着我,叫我跪下”,“当敌寇的刺刀在靠近我面前的同志的胸膛里未拔出以前,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我挣脱了绳索!跳过沟,一直背着敌人飞跑。”

惨案的制造者名叫住冈义一,是惨案发生时的新兵教官。日军投降后他投靠了阎锡山,妄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新中国成立后他和其余136名日本军人被认定为战争罪犯,先后送往太原关押。1956年,太原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根据住冈义一本人交待,“1942年7月26日清晨,大队长安尾正纲大佐召集辅佐官会议。参加的有我和山本大尉等人,根据陆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少将旅团长津田守弥的密令,大队长宣布,这次受检课中的假靶刺杀训练,改为活靶刺杀训练,以中国俘虏为对象。我很同意这个决定……”,“我对一位浑身沾血、发出憎恨的呻吟、随着呼吸吐出黑血的受害者,指给士兵说这里就是心脏,强迫一个不愿意刺杀的新兵去刺杀了……”

这群日军拿战俘练刺杀

法庭作出终审判决,住冈义一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刑期自判决之日起算,判决前关押的日数,以一日抵徒刑一日。1959年7月9日,住冈义一刑满出狱。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克峰教授为此案锁定关键证据,搜寻到了被日军乱葬的数百具遇害者遗骨。他回忆说,“关押的日本战犯中,有多人供述出用俘虏当活靶训练新兵的事,以此推论,没揭出的类似惨案肯定还有。”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