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案侦破纪实后续;一根筋之“秦家明”

中国大案侦破纪实后续;一根筋之“秦家明”

1988年2月11日,位于沈丹铁甲线63公里处铁路桥的道口房里,突然传出冲锋枪的扫射声。几秒钟后,2名守桥武警和1名铁路工人倒在血泊中,他们配备的1支56式冲锋枪丢失,拉开了“217”本溪特大持枪杀人案的序幕。

几个小时后,换岗的武警战士才发现凶案现场,立即报警。大批警察赶赴现场,经过侦查,这显然是一起恶性夺枪杀人案。行凶的凶器,应该就是2名守桥武警携带的56式冲锋枪。

通过对现场的仔细研究,警方发现三个异常的情况:

第一,2名武警和1名铁路工人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中弹死亡的,双方没有经过任何搏斗。其中的铁路工人中枪死亡的时候,手中还拿着抽了一半的香烟。

第二,抢枪者使用的是自己的子弹。武警的56式冲锋枪是空枪,里面没有子弹,站岗只是一种形式。而歹徒至少打了5枪以上,显然子弹是他自己带来的。

第三,似乎歹徒和武警是认识的。根据歹徒开枪距离估算,他同死者距离不过几米。正常来说,武警正在站岗,是比较警惕的,不可能让陌生人随便走到身边,更别说抢劫武器然后装弹开枪。

不过,除了这些推论以外,现场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这个道口比较偏僻,也不存在目击者,甚至没有人听到枪声。警方经过1天走访,毫无收获。

第二天2月12日晚上12点,东芬大桥临近的一个街道的民房里面,突然传来几声枪声。由于是东北的寒夜,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加上还有4天就过年了,到处都在放鞭炮。这几声枪响被周边群众误认为是放炮,也没有在意。

13日凌晨4点,这家又传来几声枪响。由于这个时候已经不会有人放鞭炮,所以震醒了几家邻居,这才有人觉得奇怪。

13日凌晨6点,有一个群众报警,说在昨晚响枪的门口发现一具横卧在地上的男尸。他开始以为是谁喝多了,还好心上去喊他。结果走到男尸身边,这个群众发现地上已经冻结的大片血液,吓得半死,立即报警。

警方接到报警后,飞速赶到现场,很快就惊呆了。

这是一所有院子的平房,目前大门紧闭,一具年老的男尸倒在门口,年纪很大,头发已经全白,胸部有一个明显的子弹贯穿伤。

警察们持枪小心翻入院子,顿时发现院子里面还有两具男尸,均是20、30岁的年轻人,其中一具脑浆迸裂,死状很惨。

由于对房间内情况不明,持枪歹徒很可能还在屋内,警察暂时没有发动强攻。

半个小时后,大批警察增员赶到,民警们才破门而入,冲入民房。

民房中并没有歹徒,只有一男一女两个近五十岁人的尸体。这小小的民房内,一共死了5个人。

警方经过仔细查看,发现这5人都是死于56式冲锋枪,随后根据子弹弹道比对,可以确认就是道口武警被抢的枪支。

根据走访邻居,陆续确定了5名死者的身份。屋内被杀的两个老人,是这家的户主,男的姓左。院内被杀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左家的独子,一个则是街上邻居家的孩子。门口的老年男尸,则是对门一个老年邻居。

根据现场探查,此次作案非常奇怪。

左家老两口和院子中的年轻邻居,都是在12日晚上12点被击毙的。但院中的左家独子和门口的老人,则是13日凌晨4点被打死了,前后相差了4个小时。

根据分析民房中的情况,几乎可以确定歹徒在杀死左家老两口和年轻邻居以后,并没有逃走,而是在炕上睡了4个小时,等到左家独子回来后,将独子和老年邻居枪杀。

这自然极其违反常理!正常来说,歹徒持枪在居民区杀人以后,肯定会立即逃窜,怎么可能在现场停留长达4个多小时。如果枪声被人识别出来告警,歹徒根本就无法逃走。

另外还有奇怪的是,根据邻居反应,左家除了老两口和独生子以外,还有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儿,名叫左雪梅,本溪二药厂的工人。警方打电话去药厂询问,药厂说左雪梅昨天没有在宿舍,应该是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邻居们认为左家3人遇害,左雪梅却不知去向,很可能是歹徒见左雪梅长得美貌,贪图她的美色,将她劫持走做压寨夫人去了。

另外通过现场勘察,又发现很多奇怪的现象。

首先,除了左家人以外,其他两个人都是中了一枪,其中那个老人中枪后并没有立即死,无力挣扎后被活活冻死的。

但左家人却人人都被打了好几枪,看来是事后补枪,一定要制他们于死地。

其次,左家老头子中弹最多,除了胸部中一枪以外,头部也中一枪,子弹是从嘴部射入的,应该是歹徒将枪管伸入老头口中后开枪。更可怕的是,老头的裆部被连打三枪,睾丸被打的粉碎。根据事后验尸,老头睾丸被打碎时,应该还没有断气。凶手手段如此凶残,似乎有什么刻骨仇恨。

最后,走访邻居表明,左家人虽然脾气不好,尤其老头子经常骂人,但和邻居也没有大的矛盾,不可能有人去杀他们。至于左家儿子在工厂也属于刺头,也不存在要杀他的仇人。

又是无头案!

此时的警方焦头烂额,短短两天内,这把失窃的冲锋枪已经杀死8人,还造成1名女性失踪,杀的其中2人又是武警,这可谓惊天大案。

更重要的是,还有3天就要过年了,政府一再要求保证春节社会秩序的稳定,却在这个关头发生如此大的案子。

专案组很快成立,警方线索却不多!歹徒如何搞到子弹的不清楚!歹徒是什么人并不清楚!女孩左雪梅被歹徒劫持到哪里去,更不知道!

几天过去了,到了2月17日(正月初一),还是毫无线索。

倒是左雪梅的几个女工友有情况向警方提供。

几个女孩认为,铁路本溪车务段工人秦家明有一定作案嫌疑。她们告诉警方,很可能是秦家明因为追求左雪梅被拒绝以后,绑架了左雪梅并且杀害了他的全家。

秦家明本来是左雪梅的男朋友,长相不错,但性格比较急躁,冲动。

女工友们只知道秦家明和左雪梅谈恋爱期间,几次分手几次又复合。秦家明一次带着一把雪亮匕首去宿舍找左雪梅,说如果她不同意复合,就当场死在左的面前。

女工们认为,秦家明可能最近又被左雪梅拒绝,一怒之下,杀了左家全家。

一个女工还哭着说:小梅子(左雪梅)人很单纯又善良,我们都喜欢她。肯定被秦家明这个家伙绑架到哪里害死了!你们一定要抓住他,替小梅子报仇。

专案组虽将信将疑,但还是花了几天时间做了调查。果然秦家明这几天没有去工厂,不知去向!不过工厂表示,现在是新年放假期间,工人没有来工厂也属于正常现象。

车间主任听警方说怀疑秦家明杀人,立即说不可能:秦家明这个小伙子脾气不太好,但人品不错,在工厂几年都乐于助人,没做过坏事,肯定不会因为谈恋爱失败就去杀人全家,绝对不可能!!!

至于秦家明在哪里,专案组一时也找不到,此时已经接近新年,各大单位都已经放假,调查走访很困难,还是毫无线索。

在专案组心急如焚的时候,突然情况有所转变。

17日中午12点,本溪县偏岭乡供销社营业员曹忠臣向警方报案,他的好友秦家明可能持枪杀害了左家老两口。

偏岭乡公安派出所所长马云鹏立即找到曹忠臣询问,曹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他和秦家明是非常好的朋友,秦家明这个人人品还算不错,学习、工作也比较认真,缺点是性格比较固执暴躁,做事比较认死理,一根筋。

曹忠臣认为秦家明之前一直都非常正常,直到认识左雪梅以后才发生巨大的变化。

左雪梅是本溪县人,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弃婴。左家老两口当年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就将她收养了。

左雪梅长大以后,长得非常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又温柔娴淑,是当地有名的一个美女。曹忠臣在一次工人聚会中,意外的遇到了左雪梅,对她一见钟情,立即展开了感情攻势。

左雪梅却多次拒绝他的追求,这让秦家明非常懊恼。秦家明曾经对曹忠臣说:他明显感觉到左雪梅是爱他的,但不知道为了什么老是拒绝和他继续接触。

几个月后,左雪梅刻意保持和秦家明的追求,但两人还是逐步陷入热恋。秦家明对此非常激动和幸福,把所有喜悦都告诉了好友曹忠臣,曹也为朋友高兴。

之后一个月的某一天,秦家明突然哭丧着脸来找曹忠臣喝酒,说左雪梅突然说同他分手,拒绝和他见面。

曹忠臣劝他:哪里没有好姑娘呢。她不愿意就算了,再找一个。

秦家明却说:不是,她很爱我,绝对不是感情的问题。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我一定要搞清楚。她如果不说,我就自杀死在她面前。

曹忠臣非常吃惊,再三劝告好友,但秦家明不为所动。

几天后,曹忠臣发现秦家明又和左雪梅走在一起,但情绪却和以前有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本来秦家明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东北汉子,还喜欢开玩笑,颇有幽默感。现在的秦家明的表情却是一种杀气腾腾的怒气和一种极度的愁闷。

曹忠臣觉得很奇怪,既然两人和好了,干嘛秦家明还这样?没道理啊。

本来两人是非常好的朋友,互相没有隐私,随后几次喝酒中,曹忠臣问了几次,秦家明却一句不说。

直到案发前不到1个月,秦家明终于偷偷向曹忠臣说了原因。

秦家明说:左雪梅说她作为一个弃儿,在毫无血缘关系的左家生活本来就很困难,经常受到继父母打骂,又被哥哥欺负,她只能忍受。她一点点长大,到了16岁就已经非常漂亮,好几个邻居小伙子都在追求她。让她万万没想到是,美貌却带来了厄运。根据左雪梅说,在16岁那一年,他的养父老左乘着老婆和儿子出门串亲戚的机会,在一个晚上爬上了她的炕,用暴力强奸了她。由于长期的积威,事后左雪梅不敢声张,只向串亲戚后回家的继母说了这件事。继母和继父大吵了一架以后,却也对此不管不问,就像没发生过一样。随后,继父又多次将她强奸,继母明明知道却装作没看见。左雪梅无奈,只能又向养兄哭诉了这件事。谁知道养兄却厉声呵斥他不要乱说造谣。继父更是恐吓她不能把事情说出去,不然就打死她。左雪梅随后2年还是不断遭受继父强奸,只要她抵抗就会被殴打,养母和哥哥对此根本无视!到18岁能够工作了,左雪梅就赶快离开这个地狱,去本溪二药厂做了工人,住到了工厂宿舍。但继父还是纠缠她,让她回家住,还不允许他认识男朋友,不然就杀了她和她的男朋友。左雪梅因为这些经历,即便非常爱秦家明,却始终不敢和他真正交往,同他保持距离。在发现对秦家明已经陷入热恋后,左雪梅断然决定和他分手,不要再继续。直到秦家明找到他,拿着匕首对准自己胸口以死相逼,左雪梅才含泪说出自己的秘密。

曹忠臣听完以后,也是惊呆了,半天才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秦家明咬牙切齿的说:那个老畜生还不让小梅子(左雪梅)和我谈恋爱,也不允许我们结婚。他说如果我敢去他家,就让儿子打断我的腿,要我的命。我跟他拼了。

曹忠臣赶忙劝他:算了。天下何处无芳草啊,小梅子(左雪梅)既然有这些事,你不如和她分手再找一个吧。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秦家明却说:这辈子除了小梅子(左雪梅),我是不会娶别人的。

曹忠臣说:那你们就赶快结婚,不要在本溪了,以后也别跟左家来往,重新开始你们的生活吧。

秦家明却攥着双拳说:不行,我这口气咽不下去。这个老畜生还有他老婆孩子做了这么多坏事,我一定要报复。小梅子(左雪梅)受他们欺辱这么多年,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一定要他们好看,让他们不得好死。

曹忠臣其实很明白好友的脾气,知道他敢说敢做,只能苦苦相劝。

过了一个多月,秦家明也没什么变化,曹忠臣想也许他就是说说而已,也就放松了警惕。

没想到,17日上午,曹忠臣突然接到秦家明三哥电话,说秦家明可能出事了。

曹忠臣非常着急,立即向秦的二哥家跑去。

走到门口,他遇到了秦家明和左雪梅两人。

见两人面如死灰,神色慌张,曹忠臣知道事情不对,立即大声问:“怎么回事?”

“三子(曹忠臣小名),我杀人了”。秦家明表情木然地说,同时撩起大衣,露出1支冲锋枪。两人不愧为是铁哥们儿,刚一见面,秦家明就将连家里二哥三哥都没告诉的“秘密”告诉了他。

“杀人了?是不是杀了左家的人?”曹忠臣有些不信,秦家明点了点头。

曹忠臣还是不敢相信,他疾言厉色地转身问左雪梅:“你说,这是真的吗?”

左雪梅点了点头说:“是真的”。

顿时,曹忠臣血往上涌,伸手打了左雪梅两个耳光:“妈的,这都是你招惹的!你害了他!”

左雪梅捂着脸,哭了起来,秦家明一语不发。

过了几分钟,曹忠臣冷静下来,他劝秦家明主动去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你杀了人,还往哪里跑?还是去投案吧,说不定能从轻处罚。

秦家明却说:我杀了七八个人,自首也是死路一条。我和小梅子走了,能活一天是一天。三子,这个东西你帮我交给我的爸妈,说我对不起他们。

随后,秦家明交给曹忠臣一份长达21页的遗书,这是早在半个月前就写好的。

之后,秦家明和左雪梅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

曹忠臣左思右想了几个小时,觉得这件事太大。自己如果知情不报,恐怕也要坐牢,就打电话报了警。

警方检查了秦家明的遗书,里面主要写他和左雪梅感情很深,却因左雪梅被左父长期奸淫霸占虐待,导致两人无法真正结合。

秦家明发誓一定会杀了左家满门,然后和左雪梅亡命天涯,直到被捉住那天为止。

至此,秦家明杀人已经罪证确凿。

实际上,秦家明早在半个月前,就做好了杀死左家满门的准备!

本溪和关内不同,曾经长期开展民兵运动,民间有很多枪支弹药,连生产大队都有。从1983年开始逐步收缴枪支弹药,仅仅把枪支收了上来,大量弹药却仍然散在民间。

秦家明利用自己曾经是民兵的机会,私藏了几十发7.62毫米冲锋枪子弹,却搞不到枪支。

秦家明将视线放到了沈丹铁甲线63公里处,铁路桥的道口房里。秦家明本人是铁路工人,因为工作关系,同这个铁路道口的执勤武警非常熟悉,经常一起吹牛。秦家明知道武警有一只56式冲锋枪,但没有子弹,这是一个好机会。

之前秦家明对枪支有兴趣,多次去道口值班室借武警的空枪玩耍,武警们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于是,在2月11日晚上,秦家明偷偷带着70多发子弹来到这个道口,同2个熟悉的武警1个铁路工人吹牛。期间,秦家明提出再摸摸枪。由于枪里并没有子弹,秦家明又是熟人,武警没有提防,顺手将枪交给了他。

秦家明偷偷装上满满30发子弹,然后突然调转枪口对准这3人扫射。2个武警和1个铁路工人在毫无防备情况下瞬间中弹,全部死亡。

为什么杀死还有些交情的武警?根据秦家明事后交代,他是准备拿枪去报复左家。如果不杀死武警,他们只要一报警,估计几小时后他就会被抓住,无法报仇,所以干脆杀了他们灭口。

随后,秦家明将可以折叠的冲锋枪藏在大衣下,将剩余子弹缠在腰间。秦先去去工厂找到了左雪梅:我现在去杀了两个老畜生和他们儿子,你敢不敢去?

左雪梅咬牙说敢。

两个人就冒雪到了左家,此时已经是晚上12点。

当时,左家的儿子出门喝酒,并不在家,只有老两口和一个邻居的孩子在家打牌。

秦家明让左雪梅用钥匙打开院门,然后冲进去一脚踢开平房的屋门。

秦家明先是一枪撂倒了坐在炕上的左母,随后又一枪打倒了左父。见左父倒在地上以后还在喘气,秦家明先是用冲锋枪对准他裤裆连射三枪,打烂了他的睾丸。这样还不解恨,秦家明又将枪管伸入他的嘴里开了一枪,将他彻底打死。

杀完左家老两口以后,秦家明发现左家儿子不在:你那个混蛋哥哥不在,不能放过他!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

左雪梅看到,那个年轻的邻居已经吓得瘫倒在地上,就说:不关我这个邻居的事,让他走吧!

秦家明说:你现在放他走,他马上会去报警,我们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杀了算了。

听到这句话,那个邻居慌忙爬起来,冲到院子里面试图逃走。人哪里能够跑得过子弹,秦家明对他后背打了一枪,将他打倒在院子里。

随后,秦家明怕左母还不死,又对准她心脏补了一枪。

于是,秦家明和左雪梅两人就坐在炕上等左家儿子回来,一直等到4点多,才听到开院门的钥匙声。左家的儿子带着酒气,摇摇晃晃回来了。

他刚走到院子里面,就看见有一具尸体。由于喝酒太多,左家儿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一发子弹击中额头,打的脑浆崩裂。

秦家明怕他不死,又对他头上补了两枪。

见杀了这么多人,秦家明才说:这下我这口气才出了!

随后,两人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逃出了左家。

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突然遇到一个人影。

秦家明见有人拦路,顾不上分辨是谁,抬手就是一枪,也把他打倒。

这是对门的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年纪大,睡眠不好,所以在4点多清楚的听到两声枪响。

东北在老人小的时候整天打仗,胡子也经常来骚扰,老人对枪声很熟悉,知道这不是鞭炮。

听到枪声以后,老人好心来查看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送了命。

俩人逃走以后,先是去秦家明的二哥家借住到初一。由于发现两人神情不对,二哥三哥再三询问出了什么事。秦家明不说,连饺子都不吃,急忙带着左雪梅走了。他的三哥这才电话给曹忠臣,说出事了。

那么,现在秦家明逃到哪里去了呢?

专案组分析有三种可能:一是凶犯可能逃向本溪满族自治县松树台,乘14点的火车继续外逃;二是可能在松树台一个哥哥家稍作歇息;三是潜回中寨子村老家躲藏。

专案组一面封锁火车站,一面派人去松树台的秦家明哥哥家抓捕,一面派人去中寨子村老家调查。

很快前两路都有反馈,火车站和秦家明哥哥家没有发现他们身影,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在中寨子村老家了。

对于老家的调查任务,交给了李文之。

李文之是秦家明异父同母的兄弟,当村支书付民振把这一消息告诉他时,他先是一愣,后是一惊,坐在炕边默默无语。过了一会儿,李文之慢慢对村支书说:秦家明杀人国法难容,请直说,要我做什么?

公安局的同志说,秦家明很可能跑到中寨子村去了,那里有他很多亲属,情况熟悉,容易躲藏。现在急需有人去探听情况,摸准他的下落。

公安人员话音未落,李文之当即表态:这事我去,就说给亲属拜年来了。

接着,他跑到供销社买了酒水和点心,和便衣警察老段踏上路。松树台村离中中寨子村隔河相望只有八华里远。李文之和便衣在太子河冰面上疾步走着。由于精神恍惚,李文之一脚踩进了病窟窿连人带物掉进去,冰冷的河水,一下子漫到了胸部,等他爬上来,浑身成了落汤鸡。此时是东北的寒冬,冰天雪地,他冻得直打哆嗦。

“回松树台换衣裳再去吧。”公安老段关切地说。

“不,时间紧,咱们快去”

李文之直接去了舅舅家,秦家明不在;

李文之又去了姑姑家,秦家明还是不在…

奇怪,那么秦家明去了哪里呢?

很快,又有人报警,说秦家明携带枪支回到偏岭中寨子村老家。报警人叫做刘俊义,退伍军人、基干民兵,是秦家明的亲戚,是他儿时的好朋友。

聪明的秦家明潜回中寨子村后,没有去舅舅家,也没有去姑姑家,而是走进了刘俊义家。

为什么选择刘俊义家?秦家明知道警察很可能去亲戚家抓捕,舅舅家和姑姑家都不安全。而刘俊义是他大嫂的儿子,不是直系亲属,警方一时半会怀疑不到这里,而且刘又是基干民兵,更不容易被怀疑。

对于刘俊义的错误估计,是秦家明最后被生擒的最大原因。

下午三点,刘俊义外出归来,发现秦家明和左雪梅歪在自己家西屋炕上,傍边还赫然有一把带刺刀冲锋枪,便问:“你们从哪来?”

“从家里来,”秦家明故作镇静“我们上山打兔子,枪瞄高了,没打着兔子,却把一个打柴的人脚打伤了。我们就绕道到这里躲一躲,跑的太乏了,睡一宿觉再走。”

哪有大年初一上山打柴的?刘俊义心里画了个问号,再看看秦家明那双像几天没洗过的手和血红的眼睛,疑问更加重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怀疑,他便佯装不在意的样子说:“哦,这枪是从哪来的?”

“从桥头守桥的武警战士那里借的。”秦家明一边说一边摆弄上满了30发子弹的冲锋枪,并随手把枪刺卸了下来,问刘俊义,这枪刺你要不?刘俊义懂得,武器就是战士的生命,怎么可能乱借人呢,退一步说,就算是借的,没了枪刺咋还?他警觉起来---秦家明一定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坏事。

刘俊义说:“我要那枪刺没有用”来来,你们先休息,我在松树台定了啤酒,我去取回来,家里有饺子,有肉,我回来后咱们好好喝点,今个儿是大年初一嘛。

“你走把门锁上,只要有外人进来,我就….”秦家明扔了半截话。

刘俊义说,没事,放心吧,我去去就回。然后找一把新锁把门锁上,又用几张报纸把玻璃档上。

刘俊义刚离开家门不远,就遇到了民兵队长,告诉他秦家明杀人的消息,这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刘俊义心中稍微思索一下,秦家明虽然是他亲戚和朋友,但犯下如此重罪肯定死路一条。自己如果知情不报,这个包庇罪也足够坐牢几年,犯不上。

顾不上多想,刘俊义一面向民兵队长汇报了情况,让他立即报警,一面拎着啤酒飞速赶回到家中,见秦和左还是一脸疲倦地躺在炕上,他心中稳实了点。

“酒取回来了,钱不够,我去把钱交了然后咱们煮饺子、喝酒。”刘俊义机警地说。

秦家明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刘俊义重新锁上门,匆匆亲自去报案。

专案组得到报案以后,立即用报话机向所有部队发出命令:“火速向中寨子靠拢。”

下午5点10分,查清了案犯潜藏在刘俊义家小西屋内的情况。县公安局副局长韩德洲立刻把这一重大情况向指挥部做了紧急报告,并安排刘俊义想方设法稳住凶犯,不让他外逃。刘只得又返回家中。

这边,韩德洲立即带领干警李明哲、任永连、马云鹏、陈金华、刘恩田和武警战士刘宏伟、方传路、毕建涛及副乡长李华普火速逼近凶犯藏身处。

3名武警战士选择有利地形埋伏在刘家的房前,干警李明哲、任永连等潜伏在屋后,组成了严密的包围圈。为了更有效地控制和消灭罪犯,几名同志巡回到犯罪分子藏身的后窗。此时,崔彦奎副局长带领的后崴子侦察组听到“发现目标”的报告后,迅速赶来增援。

&lt!--[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gt

&lt!--[endif]--&gt

指挥部接到中寨子村“发现目标,我们可能暴露”的紧急报告后,立刻调集各路人马,关闭车灯,向中寨子村急速挺进。

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秦家明,搂着枪根本就没睡觉。这时门外隐隐传来汽车发动机声音,秦家明忙问:“咋回事?快出去看看!

“没啥,坐小汽车串亲戚的,往岭上去了。真气派,拜年都现代化了。”刘俊义出去转了一圈,巧妙地把这事遮掩过去。

当车行至距中寨子村3华里处,局长李文喜和市局闫大队长亲自率领干警弃车向中寨子迅速跑步前进,及时赶到距凶犯藏身200米处的一居民家建立了前沿临时指挥部。这时,本溪县张伯毅副书记、金伟副县长一起到达前沿指挥部。省公安厅副厅长白云涛、张国光和市局副局长刘学邦、张荣堂等领导率领公安干警从偏岭乡相继赶到现场,一起研究制定了具体行动方案。研究决定由刘俊义带路,市武警支队长孟庆春和局长李文喜负责指挥,率领市、县8名武警战士和县公安局4名干警组成抓捕行动小组。

刘俊义得到命令以后,赶快返回家,煮熟了饺子。刘俊义用大碗端过来,又张罗炒菜喝酒,想把秦灌醉。可是,秦家明连连摆手,“今天滴酒不沾,只吃饺子。”吃了几个饺子后他突然问道:“俊义,村里有万元户吗?”

刘俊义立即意识到,他要抢钱外逃,便说:“你才走几年,你看村里谁像万元户?”

“那小市呢(本溪县城)呢?”

“那我就更不知道了,现在谁发家谁光荣,有钱的多了。来,别管他,咱们吃饺子。”

经过几番周折,秦家明渐渐产生了一种安全感,他脱下衣服,又从裤腿里抽出一把锃亮的短刀,放在枕下,和左雪梅一起钻进了被窝,同时叮咛刘俊义:“你今晚也睡在这屋!”刘俊义答道“行,你们先睡,我去玩一会扑克,免得别人来咱家玩。”

临走时,刘俊义为了避免秦家明把枪搂进被窝里,急中生智地说;“今天炕热,小心把子弹底火烙着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枪放到炕边,同时把两捆鞭炮放在了枪旁,为下一步夺枪创造条件。

刘俊义在出去后向指挥部报告秦家明已经躺下。指挥部果断下令:“马上行动,擒获凶犯!”抓捕小组立即行动,跟随刘俊义潜入刘家厨房。

为了避免伤亡,刘俊义主动承担了夺枪的任务。

刘俊义再入险地。

“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玩扑克的人太多了,没有我的分了,干脆不玩了,放几挂鞭炮再睡觉。”刘俊义假装取鞭炮,不慌不忙凑到枪跟前,趁秦不注意,一把将枪抓到手里,然后立即向房屋的角落逃去。

这时,还没等秦家明反应过来,几名武警战士冲到屋里,奋不顾身地扑向凶犯,经过一番殊死搏斗,终于在不用一枪一弹,不伤一人的情况下将这个秦家明生擒,并缴获五六式冲锋枪1支、子弹61发、匕首1把。

事后警方对刘俊义荣进行奖励,给他立了二等功,市政府专门发给他奖金3000元,全家户口进城,本人安排工作。

由此,“217”特大持枪杀人案告破。有意思的是,当年的大案一般是不向社会公布的,即便是这种连杀8人的重大恶性案件。

直到今天,我们只知道秦家明肯定已经被枪决,但左雪梅是如何的结果,却没有人知道。

老萨长叹一声:其实秦家明和左雪梅本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如果他们相信法律的话,可以依靠法律追究禽兽养父的法律责任,不见得要去杀人,更别说还杀了好几个无辜的人了。

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老萨和秦家明换一个位置,说不定也会拿枪杀了这个老家伙了。

(本文转载自头条号著名原创作者萨沙)

评论

'); })();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