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很多人都知道,1955年我军第一次授军衔,第一元帅是朱德,第一大将是粟裕,第一上将是萧克,但要说第一少将是谁,可不一定知道。

说起来,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少将来头可不小,而且,还是一个“双料”少将呢——在国民党军队中被评少将,在我人民解放军中也被评为少将。

这位“双料”少将原名解如川,后来又改名为解沛然,1941年,他到了延安,毛主席高兴万分地说:“你回家了,解放了,就叫解放好了。”最后改名解方。

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和很多出身贫苦家庭的开国将军不同,解方生于地主家庭,吉林省东丰县人,早年就读于奉天(今沈阳)高级中学。

解方读书很棒,是学校出了名的学霸,得到了许多学长、学弟、学姐、学妹崇拜。

众多崇拜者中,有一个很特殊的人,姓张,名学铭。

此人是奉军首领张作霖的次子、张学良的二弟。

张学铭的出现,使解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原本,解方的人生理想是象孙中山、鲁迅等人一样,成为一名名医国手,济世救民。

可是,1927年春,张学良想派二弟张学铭到日本学军事。张学铭认为解方品学兼优,极力想要解方随他陪读。

张作霖、张学良了解到了解方的学识,也认为这是一块奇材,答应出款资助他同去。

但解方对军事兴趣不大,婉言拒绝。

张学良知道了解方有志于医学,想了想,让二弟带了四个字的口信给解方。

张学铭于是再次找到解方,诚恳地说:“整个奉天中学,唯一让我佩服的人就是你。我们一起去,相互有个照应。学成回来,也好共同为国出力!我已把你的想法告诉了大哥,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说到这里,张学铭故意卖了个关子,闭口不说。

“转告我什么话?”解方问。

张学铭一字一顿地说:“大——医——医——国。”

果然,这四个字杀伤力巨大,解方最终改变了主意。

解方感到以学医治病挽救国民于病弱是救国,而学武用兵内扫不平、外御强寇何尝也不是救国?!痛痛快快地点头允诺:“行,我去,投笔从戎,效命疆场!”

1928年春,解方怀着富国强兵的理想,东渡扶桑,与张学铭一起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

实际上,张学铭到了日本不足一年便回国了,于1929年任天津市警察局局长、天津市市长。

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解方自己留在日本,对军事越学越感兴趣,越学越觉得有很多东西学不完。

解方最初以优异的成绩,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录取为第十二期步兵科。这个学校有一个规定,即学生在正式入校前,必须先在日军第3师团第6联队当兵。第3师团第6联队的联队长,就是后来任侵华日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1928年5月,日军在中国制造了“济南惨案”,第3师团第6联队联队奉命前往济南增援。

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去济南增援,不就是帮日本人打自己的祖国吗?不干!绝对不干!解方愤然离队,高声抗议。

同在第3师团第6联队当兵实习的有好几个中国青年,他们看见解方公然蔑视日本军规,离队抗议,都为他捏一把汗,劝他暂且忍辱负重,先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以后再报此仇。

解方变了脸色,怒斥道:“我自己的名可以不要,利也可以不要,但国家的脸面不可不要。我是中国人,怎么能替日本人为虎作伥呢!”

说完这些话,解方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退学归国了。

可是,日方为了拉拢奉系势力,最终还是免予追究此事,批准解方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1930年,解方在陆军士官学习期满,成绩名列第一。但校方认为他有抗议增援日本侵华和反对日本侵略军事理论,降为第三名。

就是这个第三名,按照校规,仍可获裕仁天皇授予的一把日本军刀。

对于这把被许多人奉为至高荣誉的军刀,解方颇不以为然,置之高阁。

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解方按规定以中国少尉军官身份,在日军第2师团见习半年后回国。

1932年,解方和贾陶、孙铭和、黄冠南等人一起回到天津协助张学铭工作。

同年秋,解方任天津市保安总队队长。

11月8日,日本策划了“天津事变”。

解方襄助中枢,运筹谋划,顽强作战,很快平息了事变。

这样的结果,土肥原贤二大为懊丧,他说,真没想到学生打老师打得这么狠;更没想到天津保安队能作这样的抵抗。

张学铭因此称赞解方“是一个军事、外交的全才”。

张学铭的看人眼光很准。

在后来的革命岁月里,解方就以“一个军事、外交的全才”的角色做了许多大事。

其中,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就是在已经成为了共产党员的解方在背后助推,身为“鄂豫皖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的张学良悍然发动的。

解方还三次入桂,游说李宗仁、白崇禧联合反蒋抗日,展露舌辩之才,人称“解铁嘴”。

周恩来称他“才华出众,能文能武,军政兼通”。

抗日战争初期,解方随军参加了台儿庄战役、徐州会战等,因军功得授予少将军衔。

1941年6月,解方到了延安,历任中央军委情报部三室三局局长、三五八旅参谋长、吕梁军区参谋长等职,参加敌后抗日战争,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

解放战争时期,解方历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辽北军区副司令员兼西安军分区司令员等职,参与了四保临江、四战四平、围困长春、锦州攻坚战、解放长沙、解放广西、解放海南岛等一系列重大战役。

抗美援朝中,解方被中央军委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是彭德怀司令员眼中的“诸葛亮”。

彭德怀每遇到迟疑难决的军机大事,就会对通信员喊道:“叫‘诸葛亮’来谈谈情况。”而解方总能根据朝鲜地形和美军作战特点的准确判断,帮助彭总制定出了果断、正确的作战方针。

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在抗美援朝停战谈判中,因解方精通多门外语,受命为中朝方面的主要谈判代表之一。

在谈判桌上,解方反应迅速,言词犀利,语气却不卑不亢,以四两拨千斤的技艺化解掉美韩的嚣张气势,并寻隙还击,让对方陷入困境。

在确定军事分界线、建立非军事区的谈判问题上,我方代表提出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方案。美方自认为,现在虽然双方相持于“三八线”,但在空中、海上他们仍有绝对的优势,“海空军优势必须在地面上得到补偿”,要求我方向后退出1.2万平方公里。

解方是这样回敬他们的:“我承认你们的海空优势。你们是陆海空三军参战,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们一军对三军就把你们从鸭绿江边赶到‘三八线’,如果是三军对三军,早把你们赶下大海了,还有什么谈的余地呢!”

解方还转换角度说:“既然你方说你海空军强,我方说我陆军强,我们是否可以作这样的设想:在停战时,只让双方数目相等的陆军停火,而我方多余的陆军不停火,你们的海空军也不停止行动,这样好不好?”

美方瞠目结舌,无法反驳。

第一元帅朱德,第一大将粟裕,第一上将萧克,那第一少将是谁呢

美方在谈判桌上谈不赢,就狂妄地叫嚷: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

对于这种威胁和恫吓,解方针锋相对:你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也休想在战场上得到!

停战谈判因美方发动夏秋攻势而休会。

美军在两个多月的攻势行动中被我军歼灭15.7万余人。

军事威胁失败后,停战谈判在板门店重新开始。美国军事史专家赫姆斯说,解方将军在谈判桌上“足智多谋”。美军谈判首席代表乔埃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朝、中方面的谈判主要对手是解方。解方将军‘思维敏捷’,‘很难对付’。”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在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的授衔命令中,47岁的解方位列少将中的第一名。

来源:搜狐历史


(了解更多反邪教知识,传播社会正能量,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太白剑”、微博“宝鸡反邪教”、网站秦岭雪“http://qinlingxue.com/”)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