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天击毙214人,志愿军神枪手用的步枪没瞄准镜,却吓得美军不敢抬头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展览着一把外形普通的步枪,这是前苏联于1944年生产的莫辛·纳甘步枪,可连打五发子弹,解放军习惯称它为“水连珠”。但它的经历却不简单,旁边有一行字写着:“抗美援朝战争中,它的主人使用它曾在32天内以436发子弹击毙214名敌人,创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冷枪杀敌的最高纪录。”

32天击毙214人,志愿军神枪手用的步枪没瞄准镜,却吓得美军不敢抬头

张桃芳使用的步枪(现藏于军事博物馆)


张桃芳使用的步枪(现藏于军事博物馆)

“这是志愿军当时从前苏联引进的一批新步枪,但它并不适合作为狙击枪来使用,因为它连狙击枪基本的瞄准器都没有。”军事博物馆兵器馆的李延林主任告诉记者。

这把枪的主人,就是当时的优秀狙击手张桃芳。

日前,张桃芳的儿子张军、北京军事博物馆兵器馆李延林主任向记者介绍了张桃芳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狙击传奇。

新兵蛋子迅速成为神枪手

张桃芳,江苏兴化人,1951年3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伍后曾接受过近两个月的射击训练,1952年9月参加志愿军进入朝鲜战场,他所在的24军72师第214团一开始驻防在朝鲜的战略要地元山。入伍才一年多的张桃芳,是如何从一名新兵蛋子成为一名出色的狙击手呢?

张桃芳所在的部队到达前沿阵地时,抗美援朝战争已进入战略防御阶段。当时敌军凭恃先进的装备,时常炮轰我前沿阵地,在白天堂而皇之地晒太阳、打扑克、跳舞,根本不把中朝军队放在眼里。于是上级指示:“组织特等射手展开狙击作战,打击敌人的猖狂气焰。”

张桃芳领到一支前苏联制造的莫辛·纳甘步枪。其间因一直赶路没时间熟悉新枪,一天练习打靶,张桃芳接连三发子弹脱靶,连长骂他“吃了三个大烧饼”。此后张桃芳像着了魔一样,整天端着空枪,反复练习举枪动作,瞄准远近不同的物体,不停扣发扳机,寻找感觉;他用破床单制成两个沙袋挂在手臂上练习臂力,练到最后,他两臂带着十几公斤沙袋时,仍能不差分毫地扣动扳机。夜晚,战友们常见到张桃芳拿着空枪在坑道中对着晃动的油灯练习瞄准。

一段时间后,张桃芳找到了感觉。在班长的推荐下,张桃芳开始了自己的狙击生涯。那时没有专业的狙击训练,训练员把他们带到前沿阵地,现场教他们怎么测距,怎么定标尺,怎么算提前量。许多人没想到,几个月前还打空靶的新兵,竟在不久后成为闻名军中的神枪手。

美军调来狙击手反击

1953年1月,张桃芳来到上甘岭阵地的前沿——597.9高地,但他的第一战却空手而归。张桃芳生前描述:“射击台最近离敌人不到100米,对面阵地上的美国兵眼睛是蓝的还是黄的,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那一次张桃芳发现有两个敌人在距他不到100米的地方窜出来,他连开十几枪却一发未中。位置暴露,张桃芳不得不撤离狙击点。老狙击队员告诉他窍门:“敌人在对面上山时就瞄准他的脑袋打;下山时就瞄他的脚。”

张桃芳从熟悉阵地周围地貌特征入手,研究敌人的活动规律,将敌人常出没的道路估测好距离,在战壕中寻找理想的射击点。两个星期后,他适应了这种节奏,富有天赋的他开始显露水平。接下来,他用240发子弹,击毙击伤了71个敌人。张桃芳的儿子张军告诉记者:“父亲曾提到,他射击目标的距离多在400米以下,一两百米近距离的也有不少,他在上甘岭597.9阵地上有四五处射击位置轮换。”

32天击毙214人,志愿军神枪手用的步枪没瞄准镜,却吓得美军不敢抬头

张桃芳在前线

张桃芳在前线

后来,张桃芳一发不可收,成为全连头号狙击手。张军向记者介绍道:“24军军长皮定均听说后,起初不相信这位新兵蛋子这么厉害,找了一位作战参谋,带上一对自己都舍不得穿的皮鞋,嘱咐参谋‘要亲眼看见他打中三个敌人就把鞋子送他’,后来父亲就在这个参谋面前打中了三个美国鬼子。”

自从上甘岭的597.9高地出现志愿军狙击手后,吃尽了苦头的敌军官兵再也不敢在前沿阵地晃悠。他们开始挖工事防备,工事建成后整天躲在里面不敢抬头,连大小便也用罐头装着,抛出工事外。难怪他们后来给上甘岭北山阵地起名为“狙击兵岭”。美军还专门调来了狙击手予以反击。

1953年初,张桃芳刚到阵地准备上狙击台,突然一梭子弹打在身旁,张桃芳忙趴在交通壕里,顺手拿起一顶破钢盔,用步枪撑到壕沟外,但晃了老半天,对方并不上当。张桃芳突然从战壕里蹿起,几个箭步穿过空地,向另一个狙击位冲去,引来对面机枪的一阵扫射,子弹就打在张桃芳的脚跟旁。他身子一斜,顺势像中枪一样摔进掩体里。这个假摔动作骗过了对方,对方停止了射击。张军告诉记者:“父亲在战场上打了半年的仗,其间虽然屡次陷入险境,但却没有受过一次伤。”

32天击毙214人,志愿军神枪手用的步枪没瞄准镜,却吓得美军不敢抬头

张桃芳

张桃芳

张军告诉记者:“父亲后来把打中敌人的弹壳都装在军长送的皮靴里,一共有211个,军长知道他是214团的,就鼓励他再打3个。”张桃芳又回到狙击阵地打中了最后的3名敌人。1953年,志愿军总部为张桃芳荣记特等功,并授予他“二级狙击英雄”的荣誉称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张桃芳报名参加了志愿军战斗机飞行员,后来他以优异的成绩成功入选,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以后他基本上没再拿枪。张军告诉记者:“1985年6月,父亲退休后就住在军休所,有空时就负责一些革命历史宣传工作,或受邀到学校给学生讲讲课。”

军事博物馆兵器馆主任李延林:称张桃芳是一名神枪手更适宜

提到张桃芳“狙击手”的称呼,李延林认为:“应该说,称张桃芳是一名神枪手更适宜,一方面当时部队还没有专门用于狙击的装备,另外,现代意义上的狙击手是需经过专门系统的训练,在心理上、技能上都要很长时间的磨炼。”

据张军介绍,当年与张桃芳同一狙击组的还有吕长青、宁彩堂和李彪等优秀的射击手,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他们就分调到各地,张桃芳也就没再跟狙击组战友们见过面。曾经有一次他去北京接受采访,在军事博物馆见到了自己当年使用过的那支枪,张桃芳非常激动。不过始终没有跟当年同一个组的狙击战友聚过。

张桃芳和成千上万的狙击手为抗美援朝停战协议的签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李延林也向记者提道:“博物馆展示的这把步枪是志愿军‘神枪手’群体的一个缩影,张桃芳因其在战场上的击敌数最高,所以选择了他使用过的枪作为代表。”

2007年10月29日,张桃芳在潍坊市第一军休所逝世,享年77岁。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2012年10月27日,作者:张映武 )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