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女八路——杜素英

冀东女八路——杜素英

下午两点半后,我和小钱驱车来到了建行的家属楼。由于来前已经联系好,我们直接敲开了101号家的门。老人和儿子在家,水果和茶水都已经摆好。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坐在沙发上,很瘦,但双眸明亮,笑呵呵的看着我们。我心里忽然觉得这个老人我以前肯定见过。

“大娘,您好,我们是摄影的,来给您拍照来了。”小钱和大娘打着招呼。

“听县委办的工作人员说了,你们两个是公派的活儿?”老人声音洪亮。

“不是,我们在利用业余时间在做,这是我的好朋友戚辉,从唐山来的,他是活动的发起人。”

“大娘好,我从唐山赶来,我老家也是滦县的。”

“哦。你父亲是谁啊?”

“我父亲戚翠昌。”

“我说看你面熟呢!你是老小吧?小时候你经常跟你爸来我家,我家老头以前是你父亲的直接领导,1948年我家老头当区长那会儿,你爸爸是警卫员。你爸好吧?”

“2012年夏天辞世了。”

“哦,和我家老头一年走的啊!”老人很淡然:“生老病死,老天说算啊!”说完哈哈笑了起来,老人很是爽朗。此时,我也想起来,老人家以前在老城政府后院住,离我家不远,她家那时候有樱桃树,我小时候没少吃人家的樱桃。

冀东女八路——杜素英

“老兄弟,你们坐。”老人的儿子招呼我们坐下。

“一晃20多年没见,你这‘小调皮’都这样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老人看着我。

“大娘,我女儿都大学要毕业了,您老身体很好啊!”

“哦,你以前不是在邮局送信吗?啥时候到唐山了啊?”

“我走了16年了,现在合并后到联通了。”

“全家都在唐山呢?”

“对”我一边回答着老人的提问,一边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和笔。

“你小的时候就喜欢照相对不?”老人的儿子问我。

“对,大哥,滦县第一个自己花钱买海鸥DF-1的就是我!”

“滦县走出去的名人啊!你大哥和我也是同学。”

“是吗?”

“对。”

老人看我要记录东西,就说:“不用记了,抗战那会我没干啥。做点妇女工作,不值得说。”

“我老娘抗战胜利60年那会儿,很多人追着采访她,她都不见。老人不愿意说往事。”老人的儿子解释着。

“大娘,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说点吧,要不我光照相,没法用啊?”我恳切地看着老人,老人想了想:“哎呀!真没有值得说的,这次你们来小钱不但找了县委,还找了我家的孩子们。我才让你们来的。”老人说着又笑了。

“大娘啊!抗战您不说,我们也知道是英雄。因为那会只要参加革命,就意味着牺牲。”

“我们参访了很多老八路战士了,您还是县里重点推荐的老领导,说说吧!”小钱也恳请着。

“真没啥说的!第一我不是战士,第二我一直做妇救会工作。要你大爷活着,他有的说,他是县大队的连长着。”老人说话很有条理,但还是不想说抗战的事情。

“大娘,您这样,给我一个您的简历好不好。”我恳切地看着老人。

“嗨!好吧。”老人拍了一下大腿:“今天就破例吧!我是1929年2月生人,滦南县方各庄人。1942年在刘海波的带领下,在村里做地下抗日工作。1945年2月入党并担任妇救会主任。那时啊,妇救会除了发动妇女支持抗战,还积极为部队制作土地雷、缝制衣服和鞋子。我们那时候造的土地雷在攻打倴城县城还发挥了作用呢!”老人说完又爽朗的笑了起来。“那时候,虽然抗战形式很好,但是日伪军依然很猖狂,鬼子、满洲队、伪军经常扫荡,‘跑反’是常事。日本投降后,我就一直在滦县工作,当过副县长。别的没了。”老人说完,两只矍铄的眼睛看着我,意思是,“别问了,我已经破例了”。

冀东女八路——杜素英

“我老娘的事迹,县里和市里都多次让她写写回忆录,她就不写,也不和我们提过去事情。我们一问,就是说‘我和你爹入党时都有规定,要保守秘密。现在虽然不是秘密了,但是都曾经是党的干部,不能倚老卖老啊!’所以,我父亲走前也没有留下啥抗战事迹和经历。”老人的儿子不无惋惜地说着。

无奈,我合上笔记本,环顾室内,看到电视机旁有一幅十字绣,绣了一个书法“家”。“这是谁绣的啊?”

“我老娘绣的。她老人家耳不聋、眼不花,现在还兼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呢。这幅字是老人没事,自己绣的。”

我忽然间来了灵感,“家”这个刺绣寓意太符合这个老人的身份了:她们当年参加革命是舍小“家”为了大“家”。几十年来,一直为国家尽心竭力;她和老伴同为抗战参加革命的同志,因共同的理想和信念组成了小“家”。对!就用这幅十字绣来衬托老人。

我和小钱支起三脚架,取出相机,请老人坐到了那幅字旁。老人说:“添个道具吧!”

“听您老的。”我和小钱异口同声回答着。老太太起身,从卧室取来了一本“党支部工作手册”,说:“我是党员啊,一辈子就相信共产党,这个册子上有党徽,你帮我拍上啊!”

“好,一定拍好。”

我迅速将蔡司50的光圈放到了F8。室内比较暗,我又将感光度调到了ISO1000,看看速度仅仅为8分之一秒,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震动,我装上了快门线。此时,我让老人看窗外,以使老人的瞳孔在光线的映射下,显得更加明亮。焦点对在眼睛上后,我迅速按动了快门,“咔咔”连续八张。

冀东女八路——杜素英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