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深海区特约撰稿人 华章


当地时间6月10日,据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最新发布的消息称,在东海海域发现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编队,该编队由“石家庄”号导弹驱逐舰(051C型舷号116)、“呼伦湖”号远洋综合补给舰(901型舷号965)、“西宁”号导弹驱逐舰(052D型舷号117),“大庆”、“日照”号导弹护卫舰(054A型舷号576、598)组成,日本海上自卫队紧急出动“山雾”、“海雾”、“松雪”号驱逐舰进行跟踪监视。另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编队于11日早间穿越宫古海峡进入太平洋。报道称,此次“辽宁”号航母编队并没有进入日本领海,这也是自2016年12月以来该舰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进入太平洋海域。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日本防卫厅公布的照片

那么宫古海峡在哪里?美日在宫古海峡附近部署有哪些军事力量?中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如何才能“过关斩将”驶向大洋?

为什么是宫古海峡?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宫古海峡,又称宫古水道、冲绳-宫古水道等,位于台湾岛以东,冲绳岛与宫古岛之间,距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约170海里,海峡平均宽度129海里,最窄处113海里(宫古岛与久米岛之间),最宽处145海里(宫古岛与冲绳岛南端之间),中部国际航道宽度105海里。宫古海峡与同在第一岛链上的吐噶喇海峡、巴士海峡相比,显得更为宽阔,其宽度是台湾海峡的2倍,大部分水深超过100米,且无明显碍航物,是西太地区通航条件十分理想的国际水道。

宫古海峡连接东海和西太平洋,是中国船只驶向西南太平洋诸岛,及横穿太平洋到中美洲、南美洲等地的经济、便捷海上航道通道。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宫古海峡属于国际水道,各国舰艇、飞机均拥有航行、飞越的自由。近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舰艇、飞机多次穿越宫古海峡展开例行训练,该水道也成为中国海空军跨越第一岛链进入西太平洋海空域的重要通道。

拦路恶犬——美日在第一岛链北段的军事力量

从我国的东海向东延伸,第一岛链现实而冷酷地横亘在走向太平洋的航线面前。这些呈链状分布的岛屿,在和平时期是前沿存在“觊觎偷窥”的“耳目”,在战时就是一个个阻碍舰队前行的“堡垒”。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美日岛链

自“冷战”时期开始,为堵截前苏联海军南下,美日在第一岛链的北段,也就是日本—琉球—台湾一线,部署了大量的探测侦察设施,并且在潜艇可能航经区域的海底,铺设了绵密的海底声呐探测网络。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已经建立起一套复杂的监视体系。该监视体系主要由两大部分组成,包括多维海空情报监测网以及动态目标跟踪体系。

情报监测网的侦测重点是中国海军的潜艇及各型水面舰艇的电磁特征和通讯型号。目前美日已经建立了“海龙”水下监听系统,主要通过在台湾南北两端铺设海底缆线,向北经钓鱼岛与琉球群岛连接,通过分析海底听音器、海流波动等方式来判断与搜集中国潜艇的活动。

在水上监听部分,日本方面还依靠在宫古岛和福江岛上设立的电磁监听系统,与驻日美军三泽监听站、横滨上濑谷监听站以及冲绳楚边监听站对由渤海、黄海海域南下的中国海军舰船实施联合电磁监控。

在“更新耳目”的同时,美日还“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航空侦察的强度与密度,平均每年抵近侦察就达到1000-1400架次,RC-135、EP-3、P-8A、“全球鹰”等高端平台也成为了第一岛链附近空域的“常客”。

在严密监视“觊觎偷窥”之下,美日还不满足,为实现对中国海军舰机经常化穿越第一岛链海空域的有效威慑遏制,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为了所谓应对中国海军频繁经宫古海峡出大洋,日本防卫省决定在2023年于宫古岛与冲绳县的石垣岛部署射程可延伸到400公里的岸舰版12式反舰导弹;在宫古岛和奄美大岛部署03式中程防空导弹。在冲绳、宫古和其他西南诸岛上部署这些高度智能化(12式导弹号称具有发射后目标信息重新装订能力)的远程反舰导弹和防空导弹后,将在第一岛链的北段构建完整绵密的海空侦察—打击体系,对航经该海域的舰机构成严重威胁。

“过关斩将”——中国海军航母编队劈波斩浪驶向大洋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NKK报道截图

拥有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舰艇编队,是中国海军近三十年建设发展历程中里程碑式的标志。在形成战斗力之后,冲出近海、突破岛链、走向大洋,也成为中国海军航母编队战备训练的常态化内容。在“辽宁”舰入役7年来的多次跨海区训练中,在强敌恶邻睽睽目光之下,这样的“剧情”已多次上演。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辽宁舰

通过海峡水道,是一项例行性训练任务,但是,在信息化战争的严酷条件下,如何突破强敌封锁的海峡岛链,在广阔的太平洋上纵横驰骋,对于正式加入航母俱乐部还不到十年的中国海军来讲,尚有“五道关口”需要突破。

第一关体系突防关。战时,面对强敌在第一岛链附近构建的封锁体系,仅仅靠航母编队自身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联合作战力量的协调配合“软硬兼施”。通过多种海空力量的佯动掩护,对敌作战力量实施欺骗、分散、削弱,既包括在对侦察探测设施的“软杀伤”,还包括对侦察、作战平台的“硬摧毁”,此时“东风快递”将大有用武之地。

第二关防空反导关。航母编队的信号特征极其明显,在严密的空-天侦察体系面前“难以遁形”,在严峻的空中威胁面前必须立足于“抗”。从此次航母编队的结构组成和装备中来看,“4驱+2护”的模式很可能成为近10年中的“标配”。

4艘052C/D携带的中远程防空弹的总数将达到192-200枚,按照2对1的比例计算,可对每批46-50个空中目标进行2波次拦截;

2艘054A携带的中程防空弹将达到48枚,可对每批12个空中目标进行2波次拦截。

虽然,编队对空拦截/抗击的效能不完全取决于携带防空导弹的数量,但是在探测距离、火力控制通道数量一定的情况下,防空导弹的数量和效能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编队的生存能力。

第三关水下攻防关。虽然按照经典作战理论,水面舰艇(编队)最主要的威胁来自于空中,但是随着潜艇和反舰武器(鱼雷/导弹)作战效能的提升,水面舰艇编队面临的水下威胁愈加严峻。052C/D驱逐舰和054A护卫舰都装备有高性能拖曳式声呐,可以在较远的距离上发现中低噪音的水下目标,而36枚鱼-7系列反潜鱼雷、16枚反潜导弹和6架反潜直升机的组合,也将为航母编队的水下安全提供可靠的保障。

第四关:远洋补给关。可靠的后勤(弹药)保障不仅是一支远洋海军常态化存在的物质基础,更是航母编队作战效能充分发挥前提条件。例如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美海军3个航母战斗群在高强度的作战条件下,作战行动仅仅持续7天,就被迫进行弹药补给,而核动力航母的弹药舱的装载量是按照90天的标准设计的。常规动力航母在燃油、淡水的消耗等方面则明显超过核动力航母,再加上“4驱+2护”的日常需求,原有的903型综合补给舰(满载排水量2.3万吨左右,装载燃油超过1万吨,淡水200吨左右,粮食等干货450吨,各类弹药500吨)的远洋补给能力就显得捉襟见肘。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随“辽宁”舰出航的“呼伦湖”号 901型综合补给舰(被网友亲切称为“航母奶妈”),排水量超过4万吨,其搭载能力将高出903型1至2倍,搭载的各种油料、淡水和弹药的数量、种类也大大超过以往型号补给舰,装备有3座专用补给门架和一组门柱,并且换用了直径更大的输油管,可以满足航母一次上千吨的燃油需求,补给的效率大大提高,与美海军“供应”级大型补给舰基本相当。这也为中国海军航母编队远洋作战水平的提升,提供了坚实的后勤保障基础。

第五关:支援保障关。远洋作战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无岛岸依托,无其他力量支援,一切都要依靠编队自身力量完成。航母编队作为一个具有强大攻防能力的独立作战体系,更是如此。

但是必须看到,中国海军没有像美国海军那样遍布全球的海外军事基地,即使在离家门相对较近的西太地区也无法得到近距离直接支援,但是为了提高航母编队的作战持续性和可靠性,还是要提供尽可能有效的岸基远程支援力量。

其中,2013年9月中国海军两架轰-6轰炸机飞越宫古水道,前出至西太海空域执行训练任务;

2015年5月中国空军航空兵首次成功飞越宫古海峡;

2017年3月中国海空军多机种10余架作战飞机飞越宫古海峡。

随着中国海空军跨越岛链常态化训练的开展,必将为航母编队的远洋战备训练行动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中国航母编队首次通过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还需闯五关,日本将设置反舰导弹

中国舰载机之父罗阳

突破上述五关,中国海军航空母舰桅杆上的八一军旗将有更多机会迎着太平洋的海风高高飘扬。这一切想必会让“才见霓虹君已去,英雄谢幕海天间”的罗阳等为中国航母奉献青春、热血乃至生命的人们感到无比欣慰。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深海区】出品,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评论系统已关闭)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