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首场记者会透露了惊人消息

长安君(ID:changan-j):今天下午,最高人民法院首场记者会重磅登场!

记者会的主题,万众瞩目: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阶段性目标是如何实现的?法院怎么对付“教科书式老赖”?贪官获刑后,背后的钱财怎么执行?惩治“老赖”和公民合法权益之间,如何平衡?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偕林、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回答了这些问题,都是你关心的!

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带你速览重点——

“没有这个大环境,不敢想象”

记者:这次能实现执行难基本解决,这一大的转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最高法首场记者会透露了惊人消息

(注: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答记者问。)

刘贵祥:这几年能够实现“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个阶段性目标,我认为:

首先在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环境和法治环境,如果没有这个大的环境,没办法想象,会有60多家部门都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形成联合惩戒的合力,我们把3900多家,几乎所有的银行都纳入到我们查控系统里面来。实际上,在若干年前,在我没有当执行局长之前,早就提出搞信息化查控联动,但取得的效果没有这次这么明显。

第二方面,执行问题是个程序问题,是个信用问题。党中央一直在大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还在大力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我们抓住了这个历史机遇。

第三方面,各级人大对整个执行工作进行了有效的监督,政府法治意识越来越强,也对执行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为我们形成社会合力打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基础。

第四方面,现代化的信息科技,为破解执行程序中过去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的四大执行难题提供了技术支撑。

第五方面,我也借这个机会说,我们一线的广大干警奋勇拼搏,不怕牺牲,无私奉献,为实现“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心血。

遇“教科书式老赖”?

拘留、判刑、限制出境!

记者:社会上有很多“老赖”,一方面他们转移或者隐匿资产,另一方面还会享受高消费的生活,甚至有时候过得比债权人都还要好。法院在制裁这种恶劣行为方面会有哪些措施?

刘贵祥:对这种教科书式的“老赖”,老百姓都是深恶痛绝的。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有效打击?首先,依法用足用活我们的强制执行手段。这几年,通过打击拒执罪,判了1.3万人。除了过去的公诉,也可以自诉,充分发挥当事人维护自己权益的作用。另外,对不履行法律义务、符合条件的,司法拘留了50.6万人,还有限制出境措施,这三年有3.4万人。

第二,刚联合信用惩戒,纳入失信名单,这几年,纳入失信名单的有一千多万人。目前还在网上挂着的是800多万,信用惩戒,限制他高消费,这毫无疑问是个非常有效的办法。

第三,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的,就是“立、审、执”的衔接机制,解决一些利用关联公司和股东关系隐匿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的情况。姊妹公司之间互相转移财产,股东花着企业法人的钱就像花自己的钱一样,这种情况下,我们有的时候找到庙了,和尚跑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另外,我们还要充分有效利用多种查控手段,比如说对企业的审计。另外还有悬赏公告,发动群众举报等等方式。总而言之,充分利用各种手段,查找他的财产线索,以达到有效的打击规避执行、逃避执行行为的效果。

“失信被执行人的

孩子不能上学”?有误读!

记者:媒体报道中提到“失信被执行人的孩子不能上学”,是否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高法首场记者会透露了惊人消息


(注: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答记者问。)

刘贵祥: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信用惩戒措施,限制的措施非常多,有30多大类、100多小类。其中,限制他上高收费的贵族学校,这是在限制之列的。所谓高收费的贵族学校有两个要点,收费比一般正常的学校收费要高,这就属于高消费了。第二,被执行人来支付这笔费用,如果不是限制高消费的被执行人支付的,当然也不在限制之列。所以,我们不能把正常的义务教育和高学历教育都列为限制之列

我也注意到去年下半年报道说,南方一个“失信被执行人”的孩子考上大学了,但是被限制上大学,后来他就还了钱。实际上这是个误读,我们专门了解了一下。公权力有谦抑性和审慎性,你不能滥用。实际情况是:他被纳入失信名单,欠人二十多万块钱,他的孩子考了大学,考得非常不错,他朋友跟他聊天的时候说,你得注意啊,弄不好还限制你孩子上大学呢,你欠人家的钱没还呢。这样他就自己主动跑到法院,把这二十多万给还了。不管是教育部门也好,还是法院也好,都没有对这种情况采取所谓的限制措施。我们中国的司法是非常文明的,当然不能“搞株连”,要把握好政策界限。

对贪官非法所得

“一追到底,不设时限,随发现随追缴”

记者:十八大以来,中央持续加大了反腐力度,有不少贪官落马,请问这些“巨贪”背后的这么多钱怎么处理?这一块案款是怎么执行的?

刘贵祥: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人民法院依法、高效、有序地审理了一批涉职务犯罪案件。加大了对贪腐分子的经济处罚力度,追缴他的非法所得,提高他的违法犯罪成本。

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其中有个重要内容是,对贪污贿赂犯罪增加了“罚金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出台了一个司法解释,对贪腐犯罪的“罚金刑”适用标准要远远高于一般犯罪“罚金刑”的适用标准。这个司法解释中还明确规定,对于没有追缴到案的犯罪分子非法所得,要一追到底,不设时限,随时发现随时追缴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共依法审结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案件117件,117人。其中29人被判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其余88人被判处罚金、没收部分个人财产。财产刑全部执行到位。绝大多数犯罪分子的贪污所得被全部追缴。

《强制执行法》已被列入立法计划

记者:在有些方面、有些地区,执行难问题仍然存在甚至还较为突出。请问接下来人民法院将如何加以解决?

最高法首场记者会透露了惊人消息

刘贵祥: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中表述,“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同时还有另一个表述,“我们深知,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与党中央提出的切实解决执行难目标和人民群众期待相比还有差距”。要和媒体记者进行坦率的交流,不应该回避问题

实际上我们对存在的问题和短板还是心中有数的。一方面,像查控系统,虽然能够“一网打尽”,但实践中存在着“鱼不在水里”,他根本不进行财产信息登记,或者用别人的名字登记,虽有网,但捞不着鱼,这是个短板。另外,这个查控系统在我们攻坚战的时候,千军万马涌到这条道上来,发生堵塞、运行不畅、信息部分不准确的现象,是我们必须克服的。

第二方面,我们的联合信用惩戒,大家都说非常好,但是其他限制措施能不能都做到像我们限制坐飞机、坐高铁这样,能够自动识别、自动拦截、自动惩戒呢?目前没有全部都做到。还有很多联合信用惩戒部门没有进行这方面的网络化对接,以至于实施效果不是都很理想。

第三方面,我们的执行人员、我们法院内部依然在有些地方还存在选择性执行、消极执行、乱执行的现象,还存在作风不正甚至违法违纪的现象。此外,我们还有许多历史性的案件没有彻底消化干净。

目前,《强制执行法》已经被列入立法计划,最高法院正在按照人大常委会的要求,紧锣密鼓地起草《强制执行法》,争取在今年年底向全国人大提交。还有和强制执行密切相关的企业破产制度的完善,探索制定个人破产制度等。

我们必须咬定“切实解决执行难”这个目标不放松、不懈怠、不动摇,必须持续发力,必须持续真抓实干,迎难而上,久久为功。努力向切实解决执行难迈进。

(注:以上发言有删减。)

声明:本文节选自新华网文字实录,在此致谢!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