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小鹏被曝行驶中疑似突然断电 造车新势力的质量“生死劫”





独家


新能源汽车已然进入洗牌期。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近日,一位小鹏汽车G3车主张亮(化名)向铅笔道爆料,前后提车仅10天的G3汽车,在高速上的一个上坡路段的行驶中突然断电,且在打开危险信号灯后,刹车也处于失灵状态,并向后“溜车”。失控20秒后,车辆出现事故。

对于这场事故的发生,不仅让张亮对小鹏汽车的安全性产生质疑,在与小鹏汽车的沟通中,张亮也认为对方缺少诚意。

对此,铅笔道向小鹏汽车求证。其表示,张亮的爆料不属实。对于此次事件,小鹏汽车通过技术分析得出结论:整个过程换挡拨杆信号正常。事故的原因是行驶中换挡拨杆被拨至N档位置,车辆停止动力输出,车辆逐渐减速到0后出现后溜,后溜期间换挡拨杆又被拨至R档,后又拨回N档。整个过程未踩下刹车,最终被后车追尾。

近几个月来,造车新势力们发生自燃、汽车失控的新闻屡见不鲜。一系列事故的发生,已经令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质量产生了质疑。甚至有媒体评论称,新能源汽车们这些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恐怕要毁于一旦。

与此同时,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不但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已大幅缩水,而且相关部门也正在考虑出台新的管理规定,提高电动汽车制造的进入门槛。新能源汽车已然进入洗牌期。在竞争中,能存活下来的车企如果没有质量保证,肯定会很快失去竞争力,被市场所淘汰。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小鹏汽车行驶中疑似突然断电

6月2日,张亮驾驶着小鹏汽车G3从上海的青浦赵巷出发前往长宁。途中,在沈海高速转向沪渝高速时的一个上坡路段,他正常行驶踩电门提速。这时,他发现,车辆非但没有加大动力,反而突然失去控制,车速明显下降。

张亮马上打开危险信号灯,警告后方车辆并深踩刹车,然而,车辆刹车竟也处于失灵状态,并向后“溜车”。失控20秒后,处在高速路段的小鹏汽车先是遭受侧面来车的剐蹭,又遭遇了蓝色卡车的碰撞。

虽然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张亮至今心有余悸,“20秒的时间车子没有动力,刹车不起作用。在高速上失控的感觉太可怕了,我除了祈祷后面的车辆速度慢一点,什么都做不了。”

根据张亮提供的照片及行车记录仪视频显示,9点26分45秒,车辆出现明显减速,并在9点27分10秒左右发生了碰撞。在发生碰撞后,车辆显示还有325km的电池续航,但出现了动力电源切断标志。

据悉,这辆小鹏G3是张亮在去年双十一预定,在今年5月21日完成交付,是他送给儿子的毕业礼物。他表示,“儿子是新能源汽车的粉丝,小鹏汽车性价比不错,而且主打安全、智能,适合给他做第一辆车。但没想到提车前后才十天,就发生这起事故。”

对于这场事故的发生,也让张亮对小鹏汽车的安全性产生质疑。更让张亮不满的是,他认为,小鹏汽车对于事故的后续处理缺少诚意。

事故发生后,他联系了上海的一位小鹏汽车服务经理李强(化名),李强很快将事故车辆拖到小鹏4S店,并进行检测。张亮同时向其提出希望小鹏汽车能够给出事故的解决方案,提供车辆的检测报告,让其了解车辆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另外,他希望将事故车辆做退款处理,并对其进行相应的赔偿。

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小鹏汽车派律师与张亮沟通。当张亮再次提出赔偿等需求时,对方表示,这要看车辆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如果存在质量问题,则会给予相应赔偿。

6月6日,张亮再次向李强询问事故中另外两辆车主的赔偿费用,小鹏是否承担时,对方表示,需要和公司确认。李强还表示,“一般是由张亮垫付维修费,然后对方开发票,再找保险公司理赔。” 李强还强调,这个费用,肯定可以报销。

与此同时,张亮表示,他提出希望小鹏汽车能够将检测报告的具体数据发送给他,却遭到李强的拒绝。“对方称,报告可以给我看,但不能发给我。”

张亮认为,这是他的车,这些关系到车辆安全和事故的报告、数据,他理应有权查看。

对于报告内容,张亮也存在疑问。“小鹏汽车只给我的律师李清(化名)看了一份显示着‘车辆在行驶过程中挂了空挡且没有其他刹车数据’的报告,并没有其他具体检测数据。”

张亮表示,报告里写的“车辆在行驶过程中挂了空挡”也不属实。“我找其他小鹏汽车车主测试过,车辆行驶到40迈以上就不能挂空挡了,而且我车后面的相关事故司机也说看到了后车灯亮,所以表明我是有刹车行为的,报告中却没有体现。”

张亮称,“更奇怪的是,6月6日之后,小鹏汽车的工作人员就再也没有和我沟通过事故问题。”

小鹏:车主爆料不属实

对于上述情况,小鹏汽车对铅笔道回应称,车主爆料不属实。

小鹏汽车表示,首先,事故发生在高速路匝道的上坡路段,而非高速上行驶过程中;其次,事发车辆没有缺失动力,而是被误挂入空挡,车辆停止动力输出;再次,刹车没有失灵,事故全过程,车主没有踩刹车制动。

与此同时,对于6月2日,张亮在驾驶小鹏G3行驶至上海青浦区沪渝高速G50高架道路上坡处,出现溜坡现象,与后车发生追尾事故。小鹏汽车通过技术分析得出结论:整个过程换挡拨杆信号正常。事故的原因是行驶中换挡拨杆被拨至N档位置,车辆停止动力输出,车辆逐渐减速到0后出现后溜,后溜期间换挡拨杆又被拨至R档,后又拨回N档。整个过程未踩下刹车,最终被后车追尾。

至于车主反映的小鹏汽车在处理过程中表示“报告可以给看,但不能发给他”,也不完全属实。“事故发生后,小鹏第一时间将事故报告详细反馈给车主委托的律师,同时告知随时可调阅报告。”

而车主反应的“小鹏汽车行驶到40迈以上就不能挂空挡”一事,小鹏给铅笔道发送的演示视频显示,当G3在行驶到40迈以上可以挂空挡,且在挂空挡后,车辆可继续前行。小鹏称,目前小鹏G3在行驶中是可以不用踩制动直接换到N档的,没有车速限制。

针对车主反应的车后面的相关事故司机有说看到了后车灯亮,是与刹车行为一事。小鹏汽车则表示,根据技术分析,事故全程未踩下刹车。

小鹏汽车表示,后续将全力协助客户维护自身利益,做好事故车辆维修、定损和保险理赔等工作。如车主对事故检测报告有异议,可以聘请第三方权威机构对事故原因进行鉴定,小鹏汽车也将全方位配合。

对此,张亮表示,目前他也在找第三方检测机构,将对事故原因进行鉴定。

电动汽车事故不断发酵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造车新势力们发生自燃、汽车失控的新闻屡见不鲜。

6月9日,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某停车场内,一台蔚来ES8发生连续碰撞事故,造成停车场内其他车辆财物损坏。

对此,蔚来于次日做出回应,称除车主受轻伤外(本人表示无需就医),现场未出现其他人身伤害;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碰撞前该车辆失去控制;蔚来正配合警方查找事故原因。

在此之前的4月22日,西安一辆蔚来ES8纯电动汽车在授权服务中心维修时发生起火自燃,这也是蔚来ES8在上市后的首起燃烧事故。蔚来回应称,该车辆在送修前底盘曾经遭受过严重撞击,导致动力电池包左后部外壳与冷却板大面积变形。电池包内部结构在被挤压的状态下经过一段时间后形成短路,最终引发火情。

无独有偶,不仅是国内造车新势力们的产品发生事故,新能源领域的“老大哥”特斯拉也有同样的困扰。

4月21日,在上海地下车库里,一辆老款的特斯拉ModelS电动汽车突然冒出白烟,进而起火爆炸,好在未造成人员伤亡。事后,该特斯拉ModelS车主表示,起火爆炸发生前的半小时,其将车辆停放于地库内。车辆起火时不在充电状态,事故车在21日下午刚刚进行了一次超级充电。

紧接着,4月25日,新能源打车平台神马专车发布微博称,公司已到特斯拉的上市地纽约进行维权,并在纽约时代广场用了三块大屏幕进行喊话,希望特斯拉给一个合理解决方案。

神马专车表示,公司在2016年到2017年间向特斯拉采购了278辆车,但质量问题频发,其中20%陆续出现机电故障,影响了神马专车的正常运营,造成公司上百位专车司机和50万名乘客被波及,蒙受650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

更糟糕的是,公开数据显示,特斯拉Model S/X系列的电动车在全球已经发生超过50起因行驶、碰撞和充电导致的燃烧、自燃及爆炸事故。

资金链紧张、交付困难,一直是所有造车新势力共同面临的难题。但随着企业的交付量逐渐上涨,新能源汽车似乎是迎来了春天。

资料显示,蔚来汽车从2018年6月开启交付至今,蔚来ES8的累计交付量已经突破17550辆;威马汽车累计交付量已达9191辆;在造车新势力中交付产品较晚的小鹏汽车,到5月底小鹏G3的累计交付量也已达到5500台,刚刚还发布了五月销量取得新势力造车第一名成绩……

不过,随着产品逐渐交付,电动汽车性能的稳定性问题似乎又成为困扰电动车企业的挑战。如今看来,一系列事故的发生,已经令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质量产生了质疑。甚至有媒体评论称,新能源汽车们这些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恐怕要毁于一旦。

行业进入洗牌期

近几年,造车新势力风起云涌。数据显示,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注册数量已多达486家。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去年中国电动车总销量首次突破100万辆。

这其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相关政策补贴。据了解,此前的2018年,续航里程在400KM以上的电动车型,国家会补贴5万元,地方会补贴2.5万元以内。

不过,2019年的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已有大幅缩水。据了解,在今年,续航里程在400KM以上的车型,只能获得2.5万元国家补贴,地方补贴取消。且有消息称,预计所有直接补贴给车企的政策将在今年6月25日彻底结束。

更糟糕的是,彭博社5日援引不具名知情人士的话称,为了避免类似2000年IT行业互联网泡沫重现,中国政策制定者正在考虑出台新的管理规定,提高电动汽车制造的进入门槛,培养更精更具竞争力的企业。

该不具名消息人士称,这一新的管理规定将对寻求外包代工生产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进行约束,办法仍在起草之中。

新的管理规定将作为本月1日开始实施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的补充,只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将生产外包给其他汽车制造商。

根据正在起草的新的管理规定,想要寻求其他企业代工生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需要在过去三年中在中国的研发投资至少达到40亿元人民币(5.8亿美元),在过去两年中,在全球的纯电动乘用车销量至少达到15,000辆,并且有潜在能力达到数十亿元的实收资本。

新规定还要求代工制造合约至少运行三年,在同一个地方每年至少生产50,000辆,与初创电动车企签署制造协议的汽车制造商不能超过两家。

愈发“严苛”的行业规定下,很多造车新势力都将被挡在门外。

今年以来,类似“造车新势力的日子不好过了”的声音一直不断。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甚至曾发文称中国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甚至用“凛冬将至”来形容当下造车新势力的真实处境。

造车新势力第一股蔚来公布的财报也不容乐观。蔚来一季度共营收16.312亿元,同比减少54.6%。净亏损高达26.236亿元,同比增长了71.4%。并且一季度蔚来SE8的交付辆也远远低于2018年四季度,只有1089辆。

不仅如此,自上市后,蔚来的股价也持续走低。从当时市值102亿美元,蒸发到如今的26.78亿美元。

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奇点汽车,此前也屡屡被传出资金链困难,连员工工资都无法正常发放。虽然在近日曝出获增资633万余元,但在动辄需要数亿元补血生存的新能源汽车行业,633万显然杯水车薪。与此同时,奇点汽车的首款量产车iS6的交付进程已多次延迟。按照计划,原定于2018年底就应该完成量产并小规模交付的奇点iS6,至今还仍未交付上市。

此外,游侠以及帝亚一维等造车新势力们,在业内也已经许久没有声音。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产业大洗牌已经开启。依靠各种宣传手段进行“PTT造车”的国产电动车企业,在补贴退去后,将直接面对消费者与市场竞争的检验。

未来,一众造车新势力在产业大洗牌中,将有着怎样的表现,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竞争中,能存活下来的车企如果没有质量保证,肯定会很快失去竞争力,被市场所淘汰。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希言

评论 (评论系统已关闭)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