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我们住的这家宾馆早饭确实免费,质量也确实不错,但是限量,绝对确保你吃不饱也饿不死。

谢谢啊,我们正在实施减肥计划呢。

饭毕,我俩来到宾馆对面一家旅行社探问缅甸签证事宜,刚好遇到Richard,他是来办理去中国的签证的。据他讲,之前他在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曾申请过一次,但未被受理,他认为可能是德国在西*藏问题的表现令中国政府不快所致。这家旅行社一口应承会帮他办好,签证费+加急费总计75刀,而且保证当天拿下。老R向皇帝做个鬼脸说,旅行社是“走后门儿”办证,虽然多花些钱,却能保证成功,值!

特权是腐败形成的重要原因,尤其是没有监督的特权,只是这种灰色收入来得也实在太容易了太安全了。

Richard的话让我们感觉十分没面子,我们只有祈祷上天保佑,不要让中国成为全球官员腐*败的 number one。

这家旅行社同意帮我们办缅签,但无法获知是否会附“空进空出、陆进陆出”的条款。

我们是绝不想乘飞机往返缅甸的。思量再三,决定先出老挝,到西双版纳后再看是否可签缅甸。若不可能就放弃,改为年底再去缅甸。

唉,什么时候中国护照像德国的那么牛就好了。

原计划还要去泰国,但每年3月的泰国已经热如蒸笼,于是被我们毫不客气地咔嚓掉啦。至此,原计划东南亚5国游因我们的懒散和不愿受苦遭罪几乎要萎缩成3国游了,可用的时间却比人家走完5个国家还长,惭愧惭愧。看来,下次再出门还是得紧凑点儿,不能再这样恣意妄为了,不然走完全世界的使命就只好拜托给子孙啦。

在information要了一张地图,看到缅甸使馆跟美国使馆极近,而我们的Hotel就在美国使馆旁边,喜极,决定走路去缅甸使馆一探究竟。走了半个多钟头,问了无数个local后,再次审视地图,才发现我们前进的方向和目的地压根就是南辕北辙。皇帝的视图水准不容怀疑,怪只怪地图上竟然写了两个美国使馆,而事实上美国佬也的的确确在万象设了两个使馆区!

美国人的摆阔让我们吃尽了苦头,shit!

我们决定下午租自行车再去,于是在旁边的一个自由市场买了无数水果回宾馆休息,写博客。

午饭后再次拐进一个information,被明确告知无法从老挝陆路进入缅甸。也好,就此彻底断了这份念性。缅甸、泰国一一泡汤,我们的行程就只有一种选择:继续向北游老挝,然后从中缅边界过境至我方的西双版纳,糟踏自家的云南去。

我们顺便问了下从万象去万荣的公交。回答是大巴车一天两趟,分别是早上10点和下午2点,三个钟头可达。

谢过,直奔老挝国家博物馆,这座博物馆是建于1925年的陈旧而古典的建筑,曾经是法国总督官邸,其前身是老挝革命博物馆。老挝历史也算悠久,史前的恐龙和古人类也多有记载。奈何战事频繁,文物几乎破坏殆尽,堂堂国家博物馆竟无多少撩眼之物,连少数民族服饰(中国西部常见)和各时期的药品都在其中登堂入室,真叫人心酸。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博物馆工作人员上下齐心协力,帮助我们盖了一个十分有特色的图章。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国家博物馆对面是国家文化宫,建得那叫一个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无奈大门紧闭,侧门处有几个工作人员,拒绝我们参观。我们不死心等了一会儿,看到貌似有几个日本人在里头参观。郁闷。晃回正门,看到大门处高悬一牌匾,上书“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赠给老挝政府和老挝人民的礼物”。

严重生气!这钱烧的!还不如支持新农村建设呢。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我俩憋一肚子气从文化宫出来,一路打听着去总统府。沿途看见一个寺庙,很漂亮,进去拍了几张照片,打听到它的名字叫mixai temple。有趣的是,老挝很多寺庙同时也是小学。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图为老挝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画廊”,画的不是老挝的自然风景便是佛祖的头像。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走不多远,又看见一白色巨型建筑,一问果然就是总统府。警卫坚守岗位,拒不让进去拍照。皇帝上去与之周旋,机灵的村妇同志趁机跑进去拍了几张。由于这只是后门,我们决定转去前门再碰碰运气。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路上看到一个光着膀子满身伤痕的西方人靠在一严重涂鸦的墙上,旁边立着一辆自行车,车后座上绑着一大堆破烂不堪的行李,车把手处挂着一件更加破烂几乎看不出颜色的少数民族服饰。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但见这位老兄打着赤脚,身体最上方已严重荒芜、胸毛横长。丫裤腰上栓了一个塑料袋,内装money,手上戴了数只硕大无朋的银戒指,身边地上摆着一大一小两个瓶子和一盒火柴一把剪刀。整体造型和环境氛围着实令我们兴趣高涨,遂上去一探究竟。

这位老兄竟然英文十分了得。他告诉我们,出来已6月有余,自称是做珠宝首饰生意的。他对村妇脖子上戴的项链很感兴趣,得知我们是中国人后,又问中国哪里的银饰品生产比较发达,可惜我们都不大清楚也就帮不上啥忙。我们问他国籍,答曰有11个国籍。再次追问得知第一国籍是埃及,父亲母亲继母等等来自11个国家。my god,好乱。因其看上去甚为沧桑,故问其年龄,这厮一开始竟然还拒绝透露,后来偷偷告诉皇帝他36岁,并说他想娶个中国媳妇,因为他众多的继母之一就是中国人。

皇帝心中暗骂,NND,不让俺媳妇知道年龄,还想娶个中国媳妇?想多了您呐。

从这位老兄一身行头和车子上驮的一大堆破烂货来看,他应该是从未住过hotel,属于露宿街头型。好自虐的珠宝商啊,不得不令人感慨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越往下聊,此人思维越显混乱,我们赶紧溜之大吉。行至总统府大门口,告知警卫我们只想索要一个图章作纪念,怎奈那小厮几乎不会说英语,在皇帝手足并用的强大攻势下,他招手叫来一local,不料更是不通。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家伙,语言倒是没问题,就是一个劲地说 it’s forbidden (这是不允许的),还一脸拽样地说这是rule(规定)。

再次郁闷。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老挝总统府对面是西萨格寺(Wat Sisaket),这是万象最古老的寺庙,也是唯一一座未被损毁的寺庙。在寺庙里我们再次遇到那位forbiden老兄,确认身份:tutu司机。于是得出两个结论:老挝的tutu司机是语言最好的人;同时也是最自以为是喜欢唬人的家伙。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西萨格寺是国王阿诺旺(Anouvong,又叫昭阿奴)在1818年建造。由于昭阿奴曾经在曼谷宫廷受过教育,或多或少有些奴性,这就使得西萨格庙的建筑风格颇具泰国特色,但传统的老挝高墙回廊仍被保留了下来。也许正是建筑风格上的泰国化,才使得西萨格庙躲过了暹罗人的毒手,不像其他正宗寺庙惨遭夷为平地的下场。此寺庙最大的特色是在回廊内侧的墙上有许多小壁龛,里面供奉了两千多个银质或陶瓷佛像,他们的年龄、尺寸和材质(木质、石质和铜质)都各不相同,大部分佛像都是在16到19世纪时的万象制造的,不过也有一些是来自15到16世纪的琅勃拉邦,这些是我们在东南亚其他国家不曾看到过的。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之后,我们又步行来到凯旋门。凯旋门(Patuxai)和总统府位于万象市最宽阔的马路lang xang(澜沧)大道两端。此门建于1969年,仿巴黎凯旋门(Arc de Triomphe),正式名称叫做Patuxai(胜利纪念碑),不过当地人通常称之为anusawali,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牺牲的老挝烈士而建的。此时光线最佳,我们美美地拍了几张照片后,购票去顶楼看全城风貌。凯旋门为6层建筑,2、3、4楼皆被商贩占领,此时他们已经下班,徒留t-shirt、帽子、包等旅游纪念品挂在墙上,也不担心被人顺儿了去。

在老挝遇到拥有11国国籍流浪汉,他的远大志向竟是:娶个中国媳妇

凯旋门虽为copy之物,在细节处仍坚守本民族的传统审美,这充分体现了老挝人不动声色、貌似懒散实则很有原则的个性。在顶楼遇到几个在老挝做木炭生意的福建人,问其这边经营环境,答曰甚好,只是需要经常送礼,不过送个价值几百块人民币的白酒已属重礼。据称其中一位还被请去参加过国家庆典,而且是坐在主席台第二排贵宾席上,第一排坐的是总统部长等。我们提到在沙湾拿吉做五金生意的那位老板所抱怨的政府苛捐杂税问题,福建老板说他没遇到这种事儿,因为他是做出口的,给老挝政府带来了大把的外汇。

由此可见,生意的性质和规模直接决定生意人在老挝的地位。

晚上在一家装修精致的pizza店吃饭,我俩要了一瓶 lao beer,一份personal pizza,一份薄饼,一份蔬菜沙拉,一份番茄浓汤,饭后还有免费水果赠送。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