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扎尔巴耶夫不再当总统,他只是“换了个地方办公”?

纳扎尔巴耶夫不再当总统,他只是“换了个地方办公”?

图为纳扎尔巴耶夫(左)和托卡耶夫

纳扎尔巴耶夫不再当总统,他只是“换了个地方办公”?

文/徐方清

79岁的纳扎尔巴耶夫没有如一些外媒所称,要“执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从3月19日晚到次日中午,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哈萨克斯坦就高效进行了总统权力交接。

3月19日晚,纳扎尔巴耶夫在电视直播中签署命令,自2019年3月20日起停止履行总统职权。根据宪法,总统选举前剩余时间内的权力,将移交给上议院议长托卡耶夫。

一天后,卡托耶夫在两院联合会议上宣誓就职,暂时代理行使总统职权。

纳扎尔巴耶夫是哈萨克斯坦独立后首任总统,从1991年执政后持续连任至今。如果从1989年担任苏联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的时间开始算,纳扎尔巴耶夫执掌哈萨克斯坦已经整整30年。苏联解体后,他是任职时间最长的独联体国家元首。

但这次总统权力交接,并不意味着纳扎尔巴耶夫“退休”,而只是哈萨克斯坦“国家政权交接”的正式开始。也有分析称,纳扎尔巴耶夫只是换了个办公地点。辞去总统职务后,他将告别哈萨克斯坦总统府,搬迁至纳扎尔巴耶夫中心办公。这座集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分析中心、文化教育和科研中心为一体的综合性大楼,依然是哈萨克斯坦的权力中心。

从纳扎尔巴耶夫手中接过总统权杖的托卡耶夫,今年65岁。自哈萨克斯坦独立第一天起,他就一直伴随着纳扎尔巴耶夫左右。

曾在苏联驻华大使馆工作过的托卡耶夫,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被认为是哈萨克斯坦最优秀的外交官和国家管理者之一。以上议院(参议院)议长身份接任代理总统的他,出任过哈萨克斯坦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以及联合国副秘书长等要职。纳扎尔巴耶夫曾这样评价托卡耶夫:“我非常了解他。他是一个诚实、有责任感和说到就做到的人。我担保,托卡耶夫就是我们能够信赖、把哈萨克斯坦交给他管理的那个人”。

托卡耶夫也没有辜负纳扎尔巴耶夫的信任和重托。在3月20日的就职仪式上,他在向哈萨克斯坦人民进行宣誓后表示,计划将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用于全面保障国家领导人纳扎尔巴耶夫战略政策方针的延续性。“可以说,民族领袖的权威意见在制定和通过战略决策过程中将具有特殊和优先意义。”

作为哈萨克斯坦议会上院前议长,托卡耶夫还建议,“有必要授予纳扎尔巴耶夫荣誉参议员地位”,并授予纳扎尔巴耶夫最高荣誉头衔“人民英雄”和“劳动英雄”。

此外,在公共场合、官员办公室、建筑和学校,纳扎尔巴耶夫的照片和肖像将作为“必不可少的标志”保留下来。

根据议会通过的法律,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努尔苏丹·阿比舍维奇·纳扎尔巴耶夫仍是该国惟一终生民族领袖和人民之父。

托卡耶夫还提议,将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改名为努尔苏丹,并在首都建一座纪念首任总统的纪念碑。

如今,虽然纳扎尔巴耶夫不再担任总统,但依然是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同时也是执政党“祖国之光党”主席、人民大会主席以及宪法委员会成员。

2018年7月12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安全会议法》正式生效,明确界定了安全会议的法律地位,是负责协调统一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和防务政策的宪法机构。而鉴于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的历史性地位,授予纳扎尔巴耶夫安全会议终身主席权力。这也就从宪法层面明确了一点,纳扎尔巴耶夫可终身享有掌控哈萨克斯坦安全和国防力量的至高权力。

哈萨克斯坦对于这次政权交接的准备,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2000年颁布的《首任总统法》明确指出,作为“首任总统”而非“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即便不担任总统,也“有权就重要的国家建设、内政和外交政策、国家安全等向人民发表立场,有权在议会及其各委员会、政府会议上发表意见,继续领导具有统战性质的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进入宪法委员会和安全会议”。

2010年,哈萨克斯坦议会对《首任总统法》进行修订,更名为《首任总统–民族领袖法》。其中规定,在卸任总统后,民族领袖依然会保有独立的行政团队。

纳扎尔巴耶夫将卸任总统一职的比较明确的信号,正是由如今他的继任者托卡耶夫在不到一年前时发出的。2018年6月,托卡耶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指出,纳扎尔巴耶夫有可能不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而会有其他候选人出现在总统选举中。

纳扎尔巴耶夫的总统任期原本应于2020年届满。按计划,哈萨克斯坦将于2020年4月迎来下届总统选举。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