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脱欧首相”特蕾莎梅

6月7号,周五,在这样一个凄风苦雨的日子,特蕾莎梅正式辞去保守党领导人职位,保守党新领导人暨新首相人选正式开始竞逐。在新领导人选出之前,特蕾莎梅作为看守首相,还有望继续执政一个半月。 脱欧进程从此进入后特蕾莎梅时代。

3年前,在脱欧公投中投票支持留欧的特蕾莎梅,毫不犹豫地接过卡梅伦 、奥斯本内阁留下的烂摊子,当年她意气风发,以为脱欧公投已经为英国人决定了未来,接受现实的她,只需要沿着既定方向走下去就可以到达终点。

但是一次公投只回答了一个小问题,如何脱怎样脱才是大问题。

对此认识不足的特蕾莎梅显然轻视了脱欧的艰巨性,她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在2017年举行了提前大选,使保守党失去了议会内的多数席位,面临脱欧挑战,保守党政府一下子成为少数政府,在仓促之中,她又以十亿英镑巨资,紧急寻求北爱民族统一党的支持,在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再次增加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这些难度和伏笔,在随后的脱欧谈判过程中,一个个显露出来,特蕾莎梅内阁的不稳定性伴随脱欧谈判的始终。

在偌大的保守党高层圈子里,以铁娘子面目出现的特蕾莎梅,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铁杆支持者,她的执政能力就像一块融化中的坚冰,一开始看上去很强硬,很冰冷,但是遇到挑战就会碎成几块。

别了,“脱欧首相”特蕾莎梅

在遭遇到议会三次否决脱欧协议草案后, 特蕾莎梅的妥协能力已经达到英国政坛极限,她和三年来的老对手杰瑞米科尔宾进行了几个星期的党际谈判,这中间突然出现了涉及华为的泄密事件。 外软内硬的特蕾莎梅 ,抓住这个机会清除了身边的不稳定分子、前国防大臣威廉姆森 ,而保守党议会领袖随后宣布辞职,这给了特蕾莎梅致命一击。 她先是宣布推迟议会第四次对脱欧协议草案进行投票,紧接着,终于接受保守党后座议员1922委员会的不信任指控。将脱欧重担放了下来。

可以说,特蕾莎梅执政三年来,其执政风格和个人形象有显著差异,作为一名女性领导人,她极少在公开场合表达个人情感。不善于和基层选民沟通也是她的软肋。 在很多方面,人们将她和前一任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相提并论,给她冠上铁娘子的标签,但实际上,面对脱欧乱麻,外表强硬的特蕾莎梅对内对外只有招架之力。无论是对外脱欧谈判还是对内寻求议会支持,以及寻求党内共识的过程里,特蕾莎梅选择的妥协之道只能局限在唐宁街十号大门内。

她所选择的中间道路,左右不讨好,在道理好听,但是现实难缠的脱欧时代,像是特蕾莎梅这样的传统政客,她越是遵循某种理念、标准,和政治正确,越容易招致现实的失败。

下周一,保守党后座议员1922委员会将正式公布新领导人参选者名单,目前媒体曝出的参选者有11人,入选的标准是必须获得8名以上保守党议员支持。从下周起,在6月10号、13号、18号和22号,经过四轮投票,最终将参选者人数缩小至两人, 6月22日经过全体保守党党员(目前12万人)投票,选出最终的胜利者。一个月之后的7月22日,保守党将正式对外公布新领导人。

特蕾莎梅在2周前发布辞职演说时:曾经落泪表白自己未能实现脱欧的遗憾和悔恨,以及对国家深切的爱。她还用二战时一位反法西斯人道主义者的名言激励后任:妥协不是肮脏的字眼,它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别了,“脱欧首相”特蕾莎梅

但是,这样的大道理并没有帮助特蕾莎梅达到目的,也注定不会被继任者所接受。

别了,“脱欧首相”特蕾莎梅

在脱欧时期的后特蕾莎-梅时代,英国的传统型政治家一个个远离政治前台,而和特朗普气味相投的鲍里斯-约翰逊 纳吉尔-法拉奇等倒异常活跃。 对于这类进攻性政客,在彻底的失败之前,他们从不会说妥协二字。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